全免小说 > 幻想奇缘 > 摘仙令 > 第1226章 番外 天渡境7
    身既死兮神以灵,子魂魄兮为鬼雄!

    仙陨禁地永不见星辰的天空,在四位涅槃凤凰旳雄雄烈火下,如春风化雪般慢慢消退。

    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

    傅清容比一庸更早的见到早陨的师姐明晗,她的心忍不住的跳了一下,面色当场变白。

    多少年来,她有无数次的想起这位师姐。

    虽然当初嫁给一庸不是她的本意,但是,她嫁了是事实。

    一闪而过的愧疚过后,傅清容心中升起了更多的悲伤和不舍,“师姐,保重!师姐,好走!”

    一连三个躬身,再抬头时,却发现要走的师姐,朝她露了一个跟当年一样的明媚笑颜。

    “万寿宗在你手上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明晗的眼睛落在她有别于其他人的衣摆上,那里的万字纹是以金线织就的,代表着一宗之主,“清容,我不是你的负担,遵从你的本心,去做你想做的事吧!”

    因为林蹊的入境,因为她和陆安的祭奠,明晗大部分时候都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虽然一直避着一庸,可是,他借着陆安单独给她的祭奠,她还是收到了。

    他建天下堂的初衷,不得不娶妻的苦衷,她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在个人能力上,明晗佩服他,但是,对于傅师妹……,明晗只觉得,一庸是个渣。

    她了解曾经的马知己师兄,了解如今的一庸,当年的清容师妹夹在他们中间,一边要努力帮助一庸让天下堂在仙界更有影响力,一边又反过来以天下堂堂主夫人的身份,影响宗门,不让马知己带偏,实在不容易。

    曾经的那一点怨,那一点恨,最终在见到傅清容,见到她鬓角的白发时,全部消去。

    明晗笑着投进了她的黄泉。

    佐蒙人被打跑了,他们可以放下曾经的执念了,可是,以怨愤结魂的他们,早不是放下,就可以轮回的了。

    幸好,先有一个假黄泉!

    明晗在吸引她的城头前回首,朝还忙着上香,忙着祭奠,让他们所有人都能饱食离开的林蹊微一拱手。

    她是如此,后面跟来的彭妍,自然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放下执念,回头投入黄泉的前辈们,带着他们的感激,他们的欣慰,在回眸中深深一礼。

    好半晌后,雄雄烈火中的凤稚一声轻吟直冲九天,从来没有阳光的仙陨禁地,终于落下了一束阳光。

    天……亮了。

    一处的天亮了,第二处还远吗?

    又是一声响彻天地的凤吟,紧跟着,感觉自己都要完蛋的凤初,在吞天蛙天翼的一声‘呱’中,心神一震。

    天地间,好像有无数力量流入身体。

    回头的瞬间,凤初发现,正在运送各方英灵往黄泉走的天翼,在路过的时候,带着大家,一齐给了他一礼。

    啊啊啊,原来当他们放下的时候,天地也会把他们的感念,转为力量反哺过来。

    凤初心下大震,雄雄烈火中,他几乎就要完全炭化的翅膀,猛地泛出金光,血肉重生,毛发闪亮。

    一声嘹亮的‘锵’音,直冲天地,凤初展翅带着五彩的尾羽,飞绕在天翼一行英魂的周围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们身上的黑气,都在凤初抛散的五彩灵光下,消融了许多。

    紧张关注凤初的凤稚三个,意识到什么,也飞掠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飞过的地方,形成了一条条五彩飞桥,不相属的仙陨禁地,很快因为五彩飞桥相连起来。

    吞天蛙大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早就受到了神器黄泉的召唤,可是,玉仙战场和天仙战场分散的仙陨禁地相隔太远,他不帮忙,大家还不知道,要等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看着不用他帮忙,就自己能从五彩飞桥过来的无数影子,他高兴的‘呱呱’叫了几声,消失在黄泉的城门处。

    陆灵蹊在百忙中抬头,对着天空的彩桥,忍不住的就是一礼,“凤稚,还等什么,让你的人,再接着来。”

    凤凰涅槃,本身的实力,亦会大进一阶。

    “我有的是血。”

    凤凰一族成全了这方世界,她也愿意,成全他们。

    人族大兴,妖族若没有紧跟而上,未来谁也说不好会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凤稚一个飞身,投了下来。

    已经感觉到大家进阶方向的凤歆等人,看到一堆堆梧桐仙枝,就那么围着黄泉铺开,哪里不知道,他们的机会来了?

    一团团的鲜血从远方射来,直没梧桐仙枝的时候,腾起雄雄之火。

    以灵力顶着黄泉的谷令则,看着他们变身凤凰,投进烈火,嘴角忍不住翘了翘。

    她现在有些明白,林蹊为什么是天道亲闺女了。

    能助一把的时候,她从不吝啬。

    当她成全别人的时候,别人自然也会成全她。

    所以,当她成全天地的时候,天地亦有所感。

    一瞬间,谷令则身边的灵气一下子翻涌起来。

    久久不动的玉仙后期壁垒一下子松动了,她整个人进入玄而又玄的感悟中。

    敲着木鱼,给大家超度的拂梧第一时间感应到,转头望过来的瞬间,脸上的神色,又复杂又欣慰。

    卢悦若是知道,谷令则有此机缘,一定又会酸了。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拂梧重新敲起木鱼的时候,嘴角一翘再翘。

    谷令则晋阶了,卢悦还远吗?

    因为太多英魂进入,越来越沉的黄泉,终于在围着的雄雄烈火中,重新轻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碗碗的孟婆汤,也泛起了五彩之光,一如涅槃的凤凰抛撒的灵光。

    虚乘若有所感,一闪之间,站到了老于和扫帚面前。

    “元爻,出来吧!”

    玉盒打开,元爻的淡影飞出。

    “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看。”

    元爻打断虚乘的话,朝激动的扫帚微微一礼,“其实你早是你,而我……还是我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多谢成全,没有你……,我可能早就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育堡的分身,被佐蒙人的污气所染,没有扫帚,天天给他净身,他……早不是他了。

    元爻感应到此的时候,双后合十,深宣一声佛号,“阿弥陀佛!好好过你的日子,老衲去也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元爻淡淡的影子,也投向了被雄雄大火围着的黄泉。

    喜欢摘仙令请大家收藏:摘仙令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