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小说 > 都市生活 > 我!出家!被小姨子找到了 > 第57章,涅磐,顿悟,则一世的禅锋
    她洗刷完毕,与姐姐聊了几句,然后才朝着前院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,道心已经敲完了铜钟,正在大雄宝殿中做早课。

    似乎是因为他敲钟的关系,不少原本在大雄宝殿内停留的村民已经被操心了。

    猴群和鸟群这时候也纷纷聚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佛说,众生平等,乃是说本性上、生命上、改恶向善上、超凡入圣上,皆是平等。并非在众生造业上皂白不分,受报上苦乐不辨。彼造业千差万别,受报亦是千差万别!”

    “苦从何来?种豆得豆,种瓜得瓜,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是其来处。”

    “苦之标准:生、老、病、死、爱别离、怨憎会、求不得、水、火、刀兵、饥寒、灾害,皆是众生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人人皆佛体,净境生莲花。万物皆有灵,草木亦有心也!”

    似乎是有村民心中有疑惑,于是向他问了一句,何谓众生平等?

    于是道心如此回答。

    他回答的时候,手中还在敲着木鱼,面色平静,几乎没有任何波动。

    张灵汐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找到他之后,几乎从来都没有见他笑过了。

    即使姐姐张汐夏上来找他,他都没有丝毫改口,甚至不愿意与张汐夏接触。

    原本张灵汐觉得,肯定是姐夫还不肯原谅他们,然而此时,张灵汐只觉得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他越是安静,张灵汐越是觉得心痛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沉闷的木鱼声在大雄宝殿中响起来,尽管周围围着许许多多的村民,但是道心依旧端坐在地藏王佛前,默默的敲着木鱼,默念经书。

    随着他开始念经,一股莫名的旋律便在大雄宝殿中响起来,让人觉得心情舒畅,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而端坐在佛前的道心,光着头、依旧是穿着浑身补丁的僧衣,破烂不堪,但是他身上却带着浓浓的出尘气息,超凡脱俗。

    他身上,甚至泛出了淡淡白光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看到姐夫床底下的体检报告,张灵汐或许也会跟别人一样,觉得姐夫很厉害很厉害,让人佩服。

    但是谁能想到,这是一个将死之人。

    他最后一份体检报告依旧是晚期,估计只能活一两年。

    张灵汐不知道姐夫此时究竟是怎么想的,他太安静了,安静的以至于没人能察觉出来。

    她用力的吸了吸鼻子,噙着泪珠,然后迅速摸干眼泪,朝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她不想哭。

    但是却止不住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撕开了。

    “大,大师,我想问一下,什,什么是爱?”她走到了道心对面坐下,然后红着眼眶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一边问,眼泪还止不住的流。

    道心正在念经,听到她这么问,于是微微抬起头看了她一眼,见她泪流满面,不由诧异。

    似乎听到张灵汐如此问,其他村民也朝着这边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爱是慈悲!”

    “我,我听不懂,大师能解释清楚一点吗?”张灵汐哭着问道,泪眼朦胧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道心皱了下眉头,觉得这丫头的眼泪也太多了一些,从一见到自己就一直哭,现在又怎么了?

    谁欺负她了?

    难不成早恋失恋了?

    道心对一个小丫头的心思,也不是很在意,淡淡说道:“这世间,人皆有欲,有欲故有求,求不得故生诸多烦恼,烦恼无以排遣故有心结,人就陷入“无明”状态中,从而造下种种惑业!”

    “施主问什么是爱,爱是着迷,是两个灵魂的正负对撞,相撞的火花是最美的光芒。”

    “爱是包容而不是放纵,爱是关怀而不是宠爱,爱是相互交融而不是单相思,爱是百味而不全是甜蜜。酸甜苦辣,尽在其中。正所谓,千灯万盏,不如心灯一盏,施主明了,自然知道爱是何物!”

    张灵汐吸了吸鼻子,继续问道:“那大师你呢?你的爱是什么?”

    道心皱了下眉头,觉得这丫头有点难缠,于是放下木鱼合掌念道:“阿弥陀佛。贫僧已经断红尘已久,贫僧虽然有爱,但是爱的乃是万千大众,贫僧已经不想陷入情与欲中。对贫僧而言,放下红尘得人间大道,淬炼舍利得正菩提,浑忘世间一切烦恼。风声,雨声,一世的相思。而涅磐,顿悟,则一世的禅锋。”

    张灵汐的眼泪再次逼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说要忘记,恐怕是忘记自己身上的痛苦。

    她终于知道姐夫这几天为什么都没有笑过了。

    看见他愈发认真,张灵汐觉得愈发心痛。

    此时更是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道心不知道这丫头怎么了,想了想,心中叹了口气,也决定不管:“阿弥陀佛!施主是否还有其余问题?若是无事,贫僧便开始继续做早课了。施主你要谨记,世间万物皆有定数,不可强求。今生种种皆是前生因果。经历过了,痛苦过了,便忘却了吧!”

    张灵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大雄宝殿里面出来的,她忍了好久,才忍住泪眼。

    她想要抱住姐夫哭,但是又不敢。

    接着,姐夫又讲了很多的佛法。

    不少村民都围住他问,然后上香或者求签。

    或许是今天有空,所以姐夫便给人解签。

    不过,他虽然洋洋洒洒的讲了好多好多的东西,但是张灵汐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只觉得只能的脑袋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最后解完签,他才走出来,喂猴群和鸟群。

    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大雨已经听,山下的洪涝听说也已经退却,官方的人正在组织村民回去清理自己的房子。

    这次曼元村受灾,倒塌了不少房子,影响了不少人,不过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,都没有太大的损失,清理好了便可以重新回去居住。

    “汐汐。节目要从小开始拍,你要回来吗?”这时候,导演陆明找到了她,见她红着眼眶,不由诧异。

    张灵汐摇头说道:“导演,我,我还要请假……”

    陆明皱了下眉头,说道:“汐汐,曼元村距离寒山寺不远,你若是想要上来,可以经常上来。我们节目组少了你可不行。不如这样,我再给你三天假期,三天后你下山拍摄吧!咱还要继续拍一两个月!”

    张灵汐也不想与他纠缠,于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姐姐张汐夏请的工程队也到了。

    她真的在寒山寺不远处买了一块地,立即就开始动工建设房子。

    道心看到了此事,微微诧异的回头看了张灵汐一眼,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姐夫心中此时更多的,是无奈吧?

    若是他忽然死了,他绝对不想她们姐妹留在身边,这也正是他来到这荒山野岭出家的原因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ps:求鲜花,求评价票。

    ...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