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小说 > 都市生活 > 金融慈善家 > 第43章 报复
    诚实笔的能量获取是有捷径的,这一点王诺早就知道,但捐款、或者说“充值”这一招很亏,因为慈善基金在王诺眼里就是中间商。

    无论捐出多少,其中总有一部分能量是会被慈善组织分润去,这就是王诺心疼的地方,他总觉得100元的捐款,应该约莫是等于1次诚实笔的使用次数,通过捐款,他总是要120元、130元甚至140元才能换取到“1”的能量数值,而且是红色的“1”。

    只不过,身为金融系学生,在挖掘出很多规律之后,王诺如果对充值这种事还没点心得的话,他就白读了几年大学。

    “如果把慈善组织当做中间商、把能量转换比例的偏离值当做手续费,那么有一个中间商的收费会最低。”有了这段时间的“充值”经验,王诺还是寻找到了目前而言最好的“充值”方式。

    假如是捐款给红十字会等闻名遐迩的慈善组织,王诺花140元左右才会得到1点能量,但如果是捐给一些比较不知名、并且也一直在办实事的慈善组织,王诺现在能找到的最优数字是112元等于1点能量。

    花费了6832元,王诺堪堪把橙色的“-6”变为红色的“0”,也就是说他抹除了61次的欠债,而他剩下的钱,加上原本的一千元,也就是4000元出头。

    “再卖掉合约、进行‘充值’之前,我可能又得承受诚实笔的债务,另外还有分析师考试的报名费,居然也得筹集。”王诺有些郁闷,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再次进行捐款,刷的一下又是一千多元没了。

    诚实笔的笔帽上面,数字也从红色的“0”变成橙色的“1”。

    “首先是工作上面的事情。”王诺抽出一大叠周明海刚分发给大家的资料。

    虽然收到了投资部门的苛刻要求,但研究小组这段时间也不是闲着的,周明海等人初步筛选了一些或许会成为研究标的的板块。

    在大盘后市不被看好的前提下,类似于新材料、互联网金融等几个后市看好的板块,研究小组还被要求不能做看涨的分析报告,是以剩下的研究标的就不多。

    在这不多的标的板块里面,王诺需要做的是选出周明海会看好并且后市也会涨的板块,简单点来说,就是用诚实笔抢功。

    把原本研究小组就会贴上去的看涨分析报告,变成王诺自己的功劳,然后让陆昌、陈曼、柳掖这些人去分析目前同样看起来前景不明、也不一定会涨的板块。

    王诺没有半点惭愧的意思,反正……该发生的还没发生,那么自己的手法能算得上抢吗?当然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把“充值”得来的“1”点橙色能量都消耗完,王诺使用了十次,才确定了三个标的板块:航运、石油、医药。

    这三个行业板块,都是研究小组正在犹豫的分析标的,事实上,在看空大盘的前提下,几乎没什么版块好选,即便是航运、石油和医药这三个大家觉得有机会的板块,其中也充满变数。

    王诺却是消除了里面的变数,所以,他确定了之后,马上就跟姚书亮说明他这段时间对这三个板块比较熟悉,让姚书亮带着他针对这三个板块进行分析。

    完全合理的要求,作为研究小组的二把手、王诺的入行师傅,姚书亮马上就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搞定了工作上的安排,王诺才再次“充值”并且使用了一次诚实笔,当看到“凌梓明在4月1号之前收购到的互金a基金合约总价格超过10万元”这句话没有留下笔迹之后,事情就非常简单了。

    被人坑了一把,王诺没有嗷嗷叫的扑上去跟对方干架,但如果有当即报仇且成本可控的方式,他也不会吝啬付出。

    “以凌梓明的开价,如果他收购到价格25000元的合约,我阻止掉的话,顶多亏个几千,那么……”王诺脸上露出坚定的表情:“我愿意付出这点成本来报复对方,顺便也稍微消除这件事对我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从小到大,王诺就知道办任何事情都有成本,包括打架斗殴这些东西,有的会消耗人情、有的会花费金钱,最起码也会占用掉自己的时间。

    所以王诺的办事标准就是:某件事情他相做,而且他承担得起成本,那就让怎么高兴怎么来。

    “医药板块我在做分析,航运板块的数据,曼曼也一直在跟,亮哥,你突然要换手,不就突然打乱了我们的工作节奏吗?”正准备跟姚书亮再提要求的时候,王诺就听到办公区里响起陆昌的声音。

    转头看去,只见陆昌正挂着不爽的表情,在和姚书亮起争执,陈曼站在旁边,脸上也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研究小组的工作,虽说换来换去也没什么大影响,但医药和航运两个板块,陈曼、陆昌已经搜集了信息,正准备深入了解、做出初步分析报告的时候,你突然过来说换一份,难免有些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打乱个屁,前期一般都是采集信息,你对板块行情有初步分析了吗?都是数据的话,换哪一份不一样?”姚书亮还是站在王诺这一边,笑骂道:“你们两个老资格,难道还会被这点事为难住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为难,但这难免会打乱节奏啊,我们做得好好的,突然换一份,有些别扭。”陆昌悻悻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亮哥要带着阿诺,我们让一让就是了。”陈曼迟疑了一会,还是选择了交换工作。

    原本这也没什么,但抵不住大家都认为加班的导火索是王诺,心里难免就有些疙瘩,一些情绪也会忍不住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王诺头疼和需要解决的地方,论专业能力,他自觉比不上研究小组任意一个人,所以他需要一个稳定和谐的环境,让自己学习和积累经验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环境却是消失掉了,陆昌的不满,其实是综合因素,但王诺毫无疑问是个导火索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些,王诺有些无奈,但还是带着笑容走了过去,道:“昌哥,我对医药和航运两个板块有点感觉,要不……一顿饭?”

    “扯淡,起码两顿。”陆昌发泄了情绪,再想起王诺的“善良”,有些不好意思地借坡下驴。

    “一顿正餐一顿宵夜,怎样?我实习期每个月才1500薪水啊。”王诺笑着说道,化解掉同事的不满。

    陆昌也不是刻意搞针对,笑着就应承下来,想了想又马上出声提醒王诺,道:“阿诺,昌哥多嘴提醒你一下,有的时候,某些人或许不能帮你一把,但坏你事却是简单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老秃那家伙干的缺德事多了去。”陈曼也有些愤愤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至于姚书亮还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,他和周明海的档次不同,他们的观点是“只要自己厉害,牛鬼蛇神就必须统统退散”。

    王诺则是让大家知道了他的观点,他认可周明海和姚书亮的观点,也朝着这个方向努力,但他是个吃不了亏的人,所以……

    “亮哥,你帮我传个消息出去,就说互金a的基金合约,我用当前公布净值的2.6倍收购,凌经理如果抬价,3倍以下我都跟他竞争。”王诺笑着说出他的解决方式,办公室里面有一刹那的静默。

    喜欢金融慈善家请大家收藏:金融慈善家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