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小说 > 都市生活 > 金融慈善家 > 第106章 原则
    研究报告是可以用价钱来衡量的,一般来说,它都是先整合已经出现的数据和信息,然后做出分析、推测和建议,比较有价值的部分,显而易见是那一溜的推测和论点。

    王诺选民营医院板块的研究分析任务,他不可能只做数据和信息整合,肯定是要给出论点。

    你分析半个月内的走势,你说得准,你的研究报告就值十万,你分析一周内,你说得非常准,你的研究报告也值十万,时间跨度越短,你就要说得越准。

    按理说,陶克仁作为华浦基金研究部总监,是不可能让王诺所在的研究办公室承接此类研究任务的,因为研究部不会采信这种研究报告。

    万利金融研究所?哪个山疙瘩冒出来的研究所?他们的研究报告能信?开什么国际大玩笑。

    但作为陶琇的父亲,陶克仁表示,他这个总监完全可以决定买不买,就算是一坨翔,他也能用十万元卖给研究部那群家伙。

    如果到头来发现这是一坨翔状的黄金,那十万元就非常划算了,假如不值,那陶克仁也没压力,十万元而已,他难道亏不起?而且他很可能不是亏十万。

    “分两次放款,交报告拿三成,余款……有可能拿不到手。”陶克仁笑了起来,对王诺说道:“你确定要选这个课题?不如选大盘分析这个,半个月内给一份报告,也能赚几万,很轻松的项目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涉及医药医疗的研究分析业务。”王诺不会反悔。

    看着陶克仁有些玩味的表情,王诺心里也有一点恶趣味。

    交出去的报告不会受到重视?关我x事,我做报告是为了让买方赚钱的吗?不是。

    看着买方把原本可以用来参考的报告束之高阁,然后还不得不给钱,多爽啊。

    不受重视才是好事,这样的话,自己就不必去担心动用诚实笔之后引起改变,没这种担心、就不会有改变的意欲,能量就不会消耗,这才是“王道”啊。

    “行,我让人把资料传真过来。”陶克仁点了点头,笑着道:“虽然你的报告会没有被采信的可能,但我还是……希望你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作为一个女儿奴,陶克仁不希望陶琇有任何挫折,他希望王诺成功,因为王诺成功了,女儿陶琇会十分开心,如果王诺失败了,那也不要紧,让陶琇早点看清楚王诺这种“打肿脸充胖子、死要面子活受罪”的秉性,也是一种收获。

    “你们谈完了吗?”陶琇适时从洗手间回来,到场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对着王诺发问,一旁的陶克仁不由得很是嫉妒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。”王诺指了指目录上面的标题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陶琇偏过头看了看客厅的古董挂钟。

    陶克仁顿时一阵紧张,连忙抢话道:“还没呢,关于这份研究报告,我还有些话要吩咐王诺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陶克仁不停地给王诺作暗示,他十分希望女儿陶琇留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些东西需要问陶叔叔。”王诺很配合,不是拍马屁,而是因为在不损害自己利益的前提下,没有父亲的人都希望天下父亲心想事成。

    而且华浦基金能给多少支持,直接决定了王诺需要动用多少能量去做报告,大小是资源,能省则省。

    “那不介意我也听一听吧。”陶琇犹豫了下,说出这句话的同时,给舍友王丹发了条今晚不回宿舍的短信,在听了一会之后,她却立刻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这种开放性的课题项目?”父亲是基金公司高层,已故母亲是世金所管理人员,姑姑是首席分析师,陶琇可谓是成长在金融世家,她哪能不懂里面的门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怪我。”面对着女儿的质问,陶克仁马上卖队友,“你来看看,我给了很多选项的。”

    陶克仁掏心掏肺地说着,边把文件目录交给女儿陶琇翻阅,就差喊一声“公主殿下明鉴”了。

    陶琇转过头,对王诺露出疑虑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医药医疗,是海哥最近的研究方向,我应该选这个。”王诺找了个理由,看着陶琇的时候,却莫名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研究方向?那是什么东西?陶琇原本的想法,是让王诺接一个比较简单的工作,也可以说是那种金融研究圈的苦力活。

    这种工作的收益不算高,但有着周明海等人的帮助,每个月多几万收入,完全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一个月几万,4个月就有20万左右,再去募捐一点,然后坑一把陶慧,足够把慈善基金维系下去了。

    但,这是陶琇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想尝试这个。”不等陶琇回答,王诺换上了认真的表情,注视着对方,“我必须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这太难了。”蓦然地,陶琇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“进入金融研究领域,对我来说,没有什么是容易的。”王诺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硬件不够的研究圈新丁,要么疯狂,要么死亡,第三种选择只能是庸碌一世。

    王诺也看得出陶琇的复杂心态,她既觉得应该帮一把,又感慨于这种小事居然也需要她帮忙;既觉得接受安排是好事,又觉得这种表现太没骨气。

    现实是非常恐怖的,陶慧所期待的情况,完完全全发生了,陶琇毕竟还没有成仙,她哪能没有七情六欲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选了个最难的?”陶琇苦笑着摇了摇头,心里波澜顿起,脑海里浮现出王诺对着柳掖喊“你们错了”的场景,还有他那盏永远不会在凌晨两点前熄灭的灯。

    自信、努力,这是王诺给陶琇的印象,他选择更艰难的方式,才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男人怎会甘心做女人的附庸。”王诺没有说话,但做出的选择却无疑透着这么一股意志。

    王诺愿意接受陶琇成为他联系到高层圈子的桥梁,但仅限于此。

    打铁还需自身硬,王诺如果不是那块料、如果只是个累赘,他怎么跟陶琇相处下去?他有什么资格规划自己的人生?这是原则性的问题。

    喜欢金融慈善家请大家收藏:金融慈善家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