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小说 > 都市生活 > 金融慈善家 > 第121章 我认为
    就在刚才,几乎肯定会成为世金所同事的柳掖,已经在查理斯面前为王诺的部分行为作出了担保,王诺在资金来源上最少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但一个大四学生,短短三个交易日就动用了几十万资金参与迁普股份的交易,还顺便碰上了蓝天基金这档子事,谁信呢?

    “王先生,你和周明海是师兄弟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进入万利金融研究所实习,是周明海的介绍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人都同时动用大笔资金针对迁普股份进行了投资交易,我想知道的是,什么原因驱使你们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贵研究所在涉及迁普股份的研究分析上面,数据都偏向于激进……”

    廖谨越胸有成竹,他觉得自己每一个问题都问到了点上。

    “如果投资者对市场的认知没有差异,股市就没有存在的必要,我们的数据没问题,蓝天基金并没有提供异常的数据和信息,我也没有从海哥那里得到所谓的内幕和指示,我的交易行为完全没有隐瞒的迹象,如果真的是内幕交易,我不是这种操作方式……”王诺逐一反驳。

    这件事其实挺操蛋,王诺是最无辜的,但他的嫌疑却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地位太低也是一种原罪啊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不,王同学。”证监会也是有竞争的,廖谨越就觉得自己必须把握住这个机会,拿下王诺等于做出成绩,他循循善诱道:“你大四还没毕业吧。”

    “想象一下,如果蓝天基金出事,以你的交易数据,你跑得了吗?你读了金融学院,还没毕业就被禁止参与证券业,甚至在世金所的金融档案上留下污点,你承担得起吗?”廖谨越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廖先生,你如果再讲述这种有诱导性质的言论,我们不排斥拒绝协助的可能。”陶慧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,只好出来说了句不软不硬的话。

    廖谨越也果不其然的忽略了陶慧,他是证监会的人,他怕什么金融研究所?

    “蓝天出事,你一定出事,你一定要隐瞒吗?你把事情说出来,我可以保证你不会有事,你只是一个实习生,你只是一个知情者,我说得对吗?”廖谨越盯着王诺,说得非常明白。

    你要么陪着蓝天基金一起承当风险,要么撇清自己,怎么撇清呢?当然是卖了周明海。

    陆昌卖了王诺,王诺卖了周明海,周明海卖了蓝天基金,多么完美的关系链,廖谨越觉得这件事没难度。

    王诺毕竟才是大四学生,只要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质,他何必陪着蓝天基金一起死呢?就连周明海也有下台阶,他只要说明自己是“无意”听到的消息,惩罚力度就不高了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?卖队友保平安啊。

    但廖谨越没有指出来的是,卖了队友,就很难在这个圈子混咯,特别是这种你明明不知道消息,却选择捏造事实来卖队友的情况,哪个金融机构敢要你?除非去卖保险或者做开户小弟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有职业素养、有信仰、有节操,并且……知道事情结果的金融从业者,王诺肯定是选择刷一波脸、赚一笔钱。

    “廖先生笃定我参与了所谓的内幕交易?”王诺表情玩味地看向廖谨越,问道:“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呢?”廖谨越听出了王诺的语气,脸色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钱?”王诺继续发问,等廖谨越理所当然地点头应是之后,他才转过头看着世金所的老外查理斯,道:“两个月,我赚了40多万元,查理斯先生,你知道这些钱被用到了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no。”查理斯也有点好奇,一直在旁边的陶慧却马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王诺身上有很大的嫌疑,但他又是最没有嫌疑的,不仅是因为他赚钱频率高、数额大,还因为……

    “我捐出去了,我赚了40多万元,我捐了40多万元,我帮助接近一千个孩子实现了他们上学的梦想。”王诺看着查理斯,微微昂起头,几乎用下巴对准了廖谨越,道:“我为了钱?我最不为的,就是钱!”

    王诺的话音刚落地,霎那之间,廖谨越表情错愕、查理斯紧紧握住了手里的钢笔、陶慧则频繁点头。

    人类对金钱的渴望源于金钱可以实现欲望,但欲望有分高低,你买个包包是欲望,你把钱全部捐出去也勉强是欲望。

    廖谨越说王诺涉嫌参与内幕交易,王诺却是在短时间内赚到了比内幕交易还要多几倍的钱,然后……他捐了。

    所以廖谨越的意思就可以被理解为,王诺为了捐钱做慈善,所以进行内幕交易,这特么的谁信啊。

    如果参与内幕交易能赚10万,然后王诺捐了5万,那这件事还有点可能。

    现在是违法赚10万,然后捐了40多万,全世界都表示笑了,这种违法分子请给我们来一车。

    好人就是无敌,我做好事啊,你怎么能污蔑我犯法呢?你这是在道德犯罪,诬陷好人的都是坏蛋。

    王诺突然觉得证监会也没什么可怕的,他只要朝着慈善的道路上狂奔不止,就等于自带光环,他以后踹寡妇门都可以说是为了抓贼。

    “难怪柳会为他做担保。”查理斯悟了,柳掖作为王诺的舍友,肯定知道他的“秉性善良”,肯定也下意识认为王诺不会参与内幕交易。

    因为没必要,我违法赚钱,为了捐钱?我是傻子吗?

    “这小子简直自带反弹伤害的盾牌。”陶慧心情复杂,她针对王诺的时候,也是束手束脚,按理说,她很容易就能赶走王诺,但周明海这些人不答应啊,这么善良的下属,你没足够的理由,你能针对?没门啊。

    廖谨越却是被王诺这一“拳”打得头昏眼花,他现在不觉得这件事十拿九稳了,嫌疑人身后站着近千个失学儿童或少年,就问你怕不怕。

    但是想起自己的处境和客观的数据,廖谨越脸色不断变幻着,最终还是咬咬牙,坚持了自己的观点:“我不管你的钱用到了哪里,事实就是作为蓝天基金的卖方研究服务提供者,数据显示你和周明海参与了相关交易,你们洗脱不了嫌疑!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蓝天基金没有进行内幕交易。”王诺露出了自认为最灿烂的笑容,扬了扬手里的手机,道:“所以我又开始进行‘内幕交易’了。”

    喜欢金融慈善家请大家收藏:金融慈善家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