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小说 > 都市生活 > 金融慈善家 > 第150章 王诺条款?
    “库安先生,我认为他迟到了,让他继续考试,是对规则的亵渎,是对世金所公平原则的无视。”阮琦明义正言辞,用眼角余光观察了一下王诺,他心里燃烧着一团火。

    其他越南人的看法,阮琦明管不着,但他这个越南人,却是认为中国人都是搞阴谋诡计的一把好手,视规则于无物也是中国一个特色,他就是有理有据地找茬。

    “铃声响起的时候,我一只脚已经踏入了考场,那么现在……”王诺却是看着查理斯?库安,好整以暇问道:“我就想知道,世金所对于我是否迟到的看法,如果认为我迟到,行,你们必须保证类似事件都有同样的处理手法。”

    有“熟人”在,王诺反而解开了束缚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保证类似案例中……”阮琦明话说了一半,查理斯?库安急忙阻止。

    “类似事件的发生概率太小了,调查需要的时间也太长了,你确定你能等得了吗?”查理斯?库安知道阮琦明的心思,但也知道王诺真有办法把事情闹大,他现在是最无奈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等,只希望最后的结果不要出乎世金所的预料才是,阻止具备考试资格的考生入场,我很期待你们会作出什么反应。”王诺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事情,都可以用成本和收益来衡量,普通人遇到王诺这个事情,应该是会自认倒霉,但王诺有钱,他有资本表达自己的态度,甚至请律师把世金所告上法庭。

    粗略算一算,此类事件纠缠下去,调查和诉讼的成本会少说在六位数。

    “是个有钱人?”阮琦明也总算明白了过来,但心里面的想法却更偏激了:“中国金融圈,有钱的那群人,哪一个不是满身污秽!”

    “库安先生,我坚持自己的意见,如果这位考生能找到证据反驳我,我会向公众道歉并且引咎辞职。”阮琦明很有担当的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病友”查理斯?库安心里只浮现出三个字:神经病。

    世金所的鹰派人员,客观来说,他们也是一些理想主义者,只不过性情比较偏激,但这些人只要犯错了、只要认为自己的举动会损害世金所名誉和违背规则,就立刻选择辞职,颇有慷慨就义的气势。

    所以像查理斯这种鸽派,除了正常的工作之外,还要负责给鹰派那群货擦屁股,他们能不心累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“阮,你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职员之一。”查理斯?库安看着阮琦明,故意用感慨的语气说道:“区区一点小事,不应该让你断送自己的职业生涯。”

    “我选择坚守原则……”阮琦明开口。

    查理斯?库安抬手打断了阮琦明的讲述,直接道:“原则就是要公平对待每一个考生,包括中国考生和非中国籍考生,现在是14点34分,我们已经耽误了对方4分钟时间,为什么不让他先进去考试,我们再来讨论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……”阮琦明还是想坚持。

    “每一个人都可能犯错,每一个人都可能正确,这也是公平的一部分,即使只有0.1%的概率,我们也必须保证这种公平要落实到所有考生身上。”查理斯?库安像个神棍,力图催眠掉阮琦明。

    “停!”阮琦明身为“神经病”中的“神经病”,哪那么容易被人说服,他很粗暴的制止了查理斯?库安无休止的讲述,转头面对王诺,脸上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,掷地有声说道:“我认为你迟到了!我会为我的决定负责!我要履行我的职权、取消你进入考场考试的资格!”

    “真他妈神经病。”王诺有种被打败的感觉,横的怕愣的,愣的怕不要命的,恰好,世金所的人都不要命。

    王诺能怎么做呢?他只能在事后报复过去而已,然而对方半点都不怂,阮琦明很显然就是要坚持己见,很显然就是准备“牺牲自己”。

    “世金所真是一个疯子集中营。”王诺总算知道金融圈为何对世金所又爱又恨了,这群家伙完全是随时准备殉道的卫道者,不撞南墙不回头啊。

    迎着王诺愤慨的注视,查理斯那边也是摊开手表示无奈,他甚至是有点赞赏阮琦明的态度,因为……他也是个“精神病”,只不过病得没那么严重而已。

    时间在流逝,王诺非常清楚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正常参与考试的机会在逐渐变小,阮琦明是宁愿承当引咎辞职的后果,也要坚持心里面认为对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假如我因为模棱两可的规矩,而无法进入考场考试,”王诺知道软的不行,只好来硬的,慢悠悠开口道:“就像我刚才说的,你们必须保证类似的事件,世金所都是采取同样的做法,如果不是,相信我,几十万上百万,我都愿意支付,只要能让你们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准备诉诸法律,请把我列在第一被告。”阮琦明微微昂起头,左脸刻着“神”,右脸刻着“圣”。

    “不,世金所才是首当其冲,一个给不了公平的世金所,没有存在的必要!相信我,只要我愿意豁出去,这件事并不是区区一个你能扛起来的。”王诺大声斥道:“世金所必定要完善、甚至修改规矩,我想问你,世金所哪一次变故,是以一个普通职员递交辞职为终点的?”

    阮琦明顿时失声了,查理斯?库安的脸色也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王诺的态度非常简单,两个字“威胁”。

    这种威胁放在其他机构上面,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,也就是道个歉、找个临时工背锅即可,但世金所不行!

    即便是全世界所有人都认为世金所没错,但只要是世金所自己认为它的规则出错了,它的规则导致不公平的情况发生,站出来承当责任的人会是一批一批!而且全部都是自愿的。

    阮琦明的确是不怕承当责任,世金所的其他人难道会怕?他们辞职之后会是什么生活呢?

    如果是因为道德问题,那没什么好说的,自己找后路即可,如果是为了原则、并且没有道德瑕疵,世金所会不管他们?真当世金所的合作机构是摆设啊?

    “这本来就是你们的规则有瑕疵,30分钟后不能进入考场,铃声响起代表30分钟,那么我半个身子进入了考场,算之后还是之前?你不觉得这是个有趣的问题吗?”王诺的话,让阮琦明都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总部近些年已经有讨论相关议题,只不过……”查理斯?库安看了看阮琦明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世金所是纯粹的,但也是有意见分歧的,有的人认为踩着点到场是不被接受的,有的人认为可以接受,然后……到了为争执付出代价的时候咯。

    阮琦明不想做这个导火索,他认为只要有多一点点时间,高层们肯定能停止争执,而无论是赞成还是反对的人,都是好人,都不应该为这种小事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但世金所的人怎能低头?这岂不是承认自己刚才的决定是错误的?阮琦明不这么觉得,他没有私心,或者说有私心的他也没犯错,他就是一个在世金所工作的越南人,他可以按照规定拒绝一个中国人进入考场,只不过这个规定是否完善呢?问题又绕了回来。

    阮琦明觉得脑袋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建议。”王诺笑着开口,他的确有一个很不错的建议,“踩线到场,的确很难判定是否违规,为什么不换一种评判的方式呢?”

    面对着两个世金所工作人员的注视,王诺侃侃而谈:“30分钟后可以交卷、30分钟后不能入场,是防止作弊,踩线到场不可能作弊,但迟到这么久,理应受到惩罚,公平起见,应该给当事人一个选择权。”

    “假如的确是因为意外,当事人又有信心通过考试,那么入场参加考试即可,无法通过考试,就加一条禁止参加下一次考试的规定,而选择不入场的,就当他是自己承认迟到了便是。”

    查理斯?库安和阮琦明被王诺的脑洞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王诺却是笑得很惬意,这种处理方式,对他来说最合适,因为……知道答案,怎能不浪?

    成为促使世金所主动更改规定的男人,想必是非常拉风的,这条规定以后要不要叫“王诺条款”呢?

    喜欢金融慈善家请大家收藏:金融慈善家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