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小说 > 都市生活 > 金融慈善家 > 第219章 刀无善恶
    王诺当初租下基金会现在的办公地点的时候,除了给秦俊阳好处之外,还看上了扩大租赁面积比较便利的优点。

    这一段时间接收了感恩公益基金的十二个人,王诺就把扩租提上了日程,而且直接吩咐了李兆丰去和业主谈判。

    李兆丰这家伙办事倒是认真,但他碰上了一个问题无法解决。

    王诺当初租下办公室花的是比市价更高的金钱,现在人家业主要按照这个价格来签合同,李兆丰能同意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此一时彼一时,李兆丰拿出了合约中规定的条款,王诺租下办公室之后,是提出了“假如基金会需要扩租而旁边有单位的时候,业主需要按照规定价格签合同”的条款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约定,反正合同的事情,李兆丰花了一两天时间给吃透了,到头来他却发现……拿无赖业主没办法啊。

    你说扩租?行,给原来的价钱,而且要一次性租多一百平以上才有得谈。

    你说条款?也好说,随时给你拉出一堆承租人。

    李兆丰拿起了电话,拨给了黎锐波。

    “黎总。”

    “李总啊,有什么事吗?”黎锐波此时正在和田丁、莫广山、顾武凑一起喝酒,接到李兆丰的电话,他满是诧异的表现。

    黎锐波为什么想赶快走人,就是因为李兆丰根本不给他们安排工作,待在一个没有发挥空间的单位,是何等的难受?谁试谁知道啊。

    “黎总,这几天我一直在忙着基金会的扩租事宜,准备把场地弄好了,也好把你的办公室腾出来……”经过几个月的历练,李兆丰场面话说得很漂亮。

    听了李兆丰的讲述,黎锐波心里的小情绪也消散了大半,他不留在基金会,也是因为他没办公室。

    基金会就那么两间办公室,一间是留着王诺的,平时叶耀华也待在里面操盘投资,一间是李兆丰的,黎锐波不想共同使用,那么,他总不能坐在外面办公区无所事事吧?

    没有办公室给黎锐波,于是乎,他索性以“募捐”为名,跑出来和田丁他们喝酒。

    “哎呀,李总,你这事……早点说啊,没事没事,扩租的事情我去谈就好了,你忙慈善医疗那一块就行。”当李兆丰把难处说了出来,黎锐波马上就接下了这事。

    “那就拜托黎总了,我等下把电子版的资料发到你手机上。”李兆丰说完,又叮嘱了一句:“黎总,我们不需要低于市场价格,正常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李总,我懂的。”黎锐波被李兆丰最后一句话弄得有点扫兴,但还是耐着性子应付了几句。

    看到黎锐波挂断了电话,坐在旁边的田丁忍不住发声:“波哥?”

    “让我们谈租约。”黎锐波简单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太不是东西了吧,让我们去压价?”田丁差点炸毛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对方抬价抬得过分了,我们要拿市场价。”黎锐波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田丁更生气了,怒道:“太不是东西了,居然敢抬我们价!”

    黎锐波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上午过去。

    吃午饭的时候,李兆丰心神不宁,他很怀疑黎锐波这群人的办事风格,去谈租约,该不会是……用拳头谈的吧。

    虽说业主和代表业主的房产中介很龌蹉,但李兆丰觉得自己是慈善基金会成员,别人只要不违法,他就只能文明办事,不能给基金会抹黑。

    “都不知道阿诺是怎么想的。”李兆丰有些烦躁,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李总,我的李总啊,你在哪?租约的事情,我们可以谈一谈。”房产中介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嗯?”李兆丰有些茫然,想起早上给黎锐波的嘱托,心里一突,有些紧张的问道:“黄经理,你是说谈租约?还是那个价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我们公司办事,从来都是为了客户着想,市场价,就是市场价。”黄经理连忙说道,“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,我把合约拿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下午吧。”李兆丰心不在焉的敷衍了一句,又一个激灵反应过来,问道:“黄经理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喂,我说李总,咱们就挑明了说吧,我也就是想赚多点钱,漫天开价坐地还钱是天公地道的事情吧,你也不用闹得……”黄经理在那边吐起了苦水,实际上也是在卖惨。

    黎锐波的办法及其简单,他不占理都能把事情办妥,一旦占了理,那当然是得势不饶人,不但到房产中介逢人便把黄经理的事情说出来,还跑了一遍写字楼租户这边,“提醒”大家要注意合约陷阱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就没有然后了,房产公司想动粗却看着黎锐波这群人默然无语,想来文的,他们却不占理,业主也是连续接到有些租户的电话质询,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黎锐波可是代表慈善基金会,还是占着理的一方,只要舍得掉脸皮,简直无人能挡啊。

    李兆丰瞬间无语了,他继续谈下去也许还是能搞定这件事,但哪有黎锐波的办法好用,简单、直接、一针见血,最最重要的是,黎锐波做得来这些事情,李兆丰不行啊。

    黎锐波一群人摆出去,房产中介和业主只要不瞎,就可以看出他们的为人,傻子才敢来硬的。

    李兆丰走出去却一直西装革履,不黑你?黑谁呢?所谓的君子可以欺之以方,不外如是。

    “对付小人的最好方式,就是找个小人去对付他。”李兆丰想起了王诺曾经说过的话,他马上就有了领悟。

    黎锐波在慈善基金会的角色,其实就是干脏活累活,只要他们存在着,慈善基金会就可以减少小人作祟的概率,这就是价值。

    “李总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李兆丰耳边响起了黎锐波惊讶的声音,后者把事情办妥了,正准备找个地方吃饭,恰好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黎总啊,吃饭了吗?一起一起。”李兆丰有了些明悟,马上邀请黎锐波等人共同进餐。

    “脸变得真快。”田丁在旁边嘀咕了一句,心里却有一种畅快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明天下午的慈善医疗……”李兆丰假装没听到田丁的话,和黎锐波沟通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诺说的没错,刀无善恶,握刀的人才有善恶之分。

    喜欢金融慈善家请大家收藏:金融慈善家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