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小说 > 都市生活 > 金融慈善家 > 第267章 大豆期货的手尾
    做金融分析师的,必定要和金融学术界有所接触,王诺本身根基浅,沪金院在学术界简直是毫无底气。

    沪财大就不同了,最高级别的那群人不说,只是沪市金融圈,有多少是沪财大的人?量词要用“堆”来形容。

    像刘德川这样的博导,横向关系中就有很多同门,纵向人脉中也有师承和徒子徒孙,只靠着他,王诺几乎就能算是沪财大自己人,加上沪金院毕业的背景,他在沪市金融圈简直便利多多。

    就像是上一次盛和基金研究部总监霍茂祥的那档子事,王诺要是刘德川的学生,最起码就有个傅衍站出来稍微撑下腰。

    “傅师兄,你和王诺认识的吗?”刘德川和傅衍在那里打哑谜,王诺和莫映岚是听懂了,但马麟这群人却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嗯,阿麟你是琼省人吧,王师弟给你们那捐了一所学校、资助好几十个学生上学。”

    “落落是陕省的吧,王师弟在你们那地方,够得上树碑立德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傅衍有些显摆他的消息来源,也是有种拍刘德川马屁和拉拢王诺的意思,把从陈礼舫那边得来的资料挑了一些说出来。

    刘德川的一群学生本来还对王诺的待遇感到嫉妒,听完傅衍的话,却是差点跪了。

    再听到王诺现在的职位和收入之后,马上就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难怪刘德川对王诺青眼有加,他那种有点古板的学者型性格,对王诺这种年轻人怎能有抵抗力?

    也难怪师母那么喜欢王诺,谁不知道,师母莫映岚这些年往家乡捐的钱,少说也有七位数,她和王诺算得上同道中人了。

    而且人家王诺的经历多励志,沪金院毕业,几个月时间靠着自己的努力就当上了研究小组的领导、成为研究办公室的决策者之一,投资还赚了那么多钱,最后……全拿来做慈善了。

    这是人?这是哪路神仙转世吧。

    马麟等人完全升不起嫉妒的心理,因为……他们做不到王诺正在做的事情,而且是远远做不到。

    落后一步还可以争取赶上、还能不服输、还能嫉妒,在人格上被王诺甩得连影都看不到了,想追赶、想嫉妒,那先捐个2000万全部身家再说。

    况且,不管王诺是出于什么目的去做慈善,他肯定是有“善良”的一面,而好人是吃香的。

    让一个人去做好事,可能比较难,但任何人都会对好人抱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。

    “圣母型师弟?”

    “还是个有能力的圣母?”

    马麟等人悄悄交换了一个眼神,下一秒就开始对王诺热情起来,甭管其他有的没的,王诺有钱又有一颗善良的心,这种人不亲近,难道还想等着找个杀人犯当朋友吗?

    看着马麟格外热情的表现,王诺此刻心里想的却是……如果告诉马麟,他平时鞍前马后伺候的“王老师”就在眼前,会是什么结果呢?

    王诺想了想,还是没让马麟知道这个残忍的事实,其实主要也是猜出了刘德川的心思。

    像刘德川那种人,如果让学生们知道他平时喊学生为老王,面子往哪里搁啊?

    王诺没有提起这一点,当马麟偶尔说到这个地方的时候,他也没有出来自认的意思,这让刘德川更为满意。

    在刘德川看来,王诺的表现就是不骄不躁,高调做事、低调做人,于是乎,刘德川很难得的对王诺嘘寒问暖了几句。

    随着刘德川的态度越发明显,包厢内,大家都开始对王诺的热情也越发强烈,一顿饭吃下来,傅衍、马麟这些人有种迅速让王诺融入圈子的意愿。

    散席之后,刘德川和莫映岚回家休息,年轻人们赶下半场,大家都开始打电话喊“家属”。

    学术界的研究僧和博士僧,在物质上自然是拍马也追不上业界的土豪们,马麟这群人订的是酒店的k房包厢,王诺初来乍到,没有喊陶琇一起过来的意思,去了趟洗手间之后,他就坐在比较边缘的地方,不时参与着几个师兄的谈话,尺寸拿捏得正好。

    “好啦,你们先唱歌,我跟阿诺说点悄悄话。”傅衍自然是小圈子的中心点,但在说了些近况之后,他却是抽身出来,笑着坐到了王诺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。”坐了过来之后,傅衍先是一声调侃,给王诺散了一根烟,又小心的扫视了房间内所有人一眼,才压低了声音,问道:“有个消息,不知真假,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王诺原本准备今晚就当个小透明了,在傅衍凑过来之时,他还以为是谈一些盛和基金的事情,但傅衍接下来的话,直接吓了他一跳。

    “任老板……嗯,也就是一些期货炒家,在查一个万利期货公司的账户状况。”傅衍语出惊人,甩出了一个差点炸翻王诺的消息:“上个中旬,他们在农产品期货市场上栽了一跟头,据说……有点状况。”

    “8月中旬,农产品期货?”王诺真的是被吓了一跳,但很快就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回顾8月中旬的豆粕期货,王诺虽然是先看了期货研究部那边的仓位数据,但以结果来推论,他做的事情对多头没造成太大影响。

    从持仓量和成交量来看,大豆系列期货在8月中旬那几天巅峰期,几个产品的成交量加起来稳破一百万、持仓量更是好几百万,王诺满打满算就是进去开了5000张合约,来回一次算5000成交量,千分之一的数据而已。

    没王诺在,期货价格还是那么走,有王诺参与,价格也没多大偏差。

    仿佛是猜出了王诺的看法,又或者是尚且不知道王诺就是当事人,傅衍再次压低了声音道:“我记得负责提供卖方研究的,就是万利金融研究所期货研究部。”

    傅衍其实是过来提醒一下,王诺是万利金融研究所的职员,升职很快且投资据说也收益不少,这里面……肯定有参与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王诺是陌生人,傅衍也就站在旁边看戏了,但现在大家成为师兄弟,有些信息就需要共享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能跟我详细说一下吗?”王诺也认真了起来。

    期货炒家,在金融投资者之中是很特殊的存在。

    喜欢金融慈善家请大家收藏:金融慈善家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