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小说 > 都市生活 > 金融慈善家 > 第375章 买票上车
    作为一个极端的女儿奴,陶克仁很愿意为女儿展示一下他假公济私的能耐。

    ica基金没钱?华盈4基金不要?陶克仁表示,他这个研究部总监可以拿研究部的钱来付款。

    王诺的研报,最终是由陶克仁付款,反正就那么几万块钱,陶总表示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即便研报买错了,华浦也没人会为了几万块钱的损失来指责陶克仁,压力其实是在后续。

    一次出错,下一次怎么合作?

    研报一到手,陶克仁第一时间就自行翻看,然后……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别说陶克仁了,被喊来一起掌眼的首席分析师楚牧伟也是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华浦基金,研究部总监办公室里,陶克仁和楚牧伟陷入一阵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陶总,不得不说……”良久,楚牧伟苦笑着对陶克仁说道:“最起码阿诺在做研报上面是积累了不少经验。”

    “这混小子!”陶克仁叹了口气,充分认可“儿女是父母上辈子的债”这句话。

    两份研报怎么说呢?想挑错是可以的,问题是,挑了任何一个错误,都是在打王诺的脸,而且王诺很狡猾的把所有变量都链接在一起,形成比较完整的推导链,最后得出来的结论,别人很难用研报中的东西来反驳。

    要么就开地图炮,要么……只能不痛不痒拿出几个小因子来商榷,内行人一看就知道研报作者的态度:硬!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……”楚牧伟听完陶克仁的笑骂之后,突然开口提醒道:“陶总您看得太重了,其实阿诺没到那个层次,研报出错的后果,他还扛得起,最少……不是有您在吗?”

    “这臭小子。”陶克仁再次无奈的叹了口气,但楚牧伟也点醒了他。

    初出茅庐有初出茅庐的好处,错了,回炉再造就是,王诺才毕业半年而已,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学习和积累,关系网还在,他想东山再起的难度也不难。

    一句话:年轻就是本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陶克仁反而看开了,如果王诺真的够厉害,那么随便玩耍,假如王诺的实力不足,那回去再沉淀沉淀便是。

    只要想通这一点,陶克仁就没什么压力了,他反而……更倾向于让王诺回去沉淀一下,因为过刚易折。

    每次都游走在高风险领域,很容易就可以想起“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”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做成纸质文件让人拿给何经理和阿诚,接下来我是不管了。”陶克仁笑了笑开口道:“阿伟你帮我盯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楚牧伟苦笑着接下了这个差事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想的没错,方梓诚那边还好说,拿了研报就读,以方梓诚和陶克仁的关系,研报正确就可以让王诺沾光,研报出错的话,方梓诚肯定会忽略掉这件事。

    何擎东就不同了,华盈4基金现在是什么状况?是在冲收益率的时候。

    华盈4基金团队希望在年末把收益率冲到触发新一档次收益报酬的数字,这个数字不但需要账面收益来支撑,也需要实际收益达标,他们是肯定要减仓的。

    而何擎东和他的团队成员也都看好股市的中线,前一段时间却是普通个股栽了跟头,他们反而要选择合适时机来加仓,而权重大蓝筹在今年是超涨了,减仓的对象只能是大蓝筹。

    拿到研究部给的研报,何擎东和他的团队成员表示傻眼。

    华盈4基金的状况,研究部能不清楚吗?既然清楚,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拖后腿?

    投资人如果知道了,会怎么想?

    华浦基金,华盈4基金经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法克!”何擎东翻了翻研报,直接就想去研究部那边发飙,他能不知道短线有上涨概率?他知道的啊,但关他x事,涨幅不够的话,他减仓就有必要性,因为……利益诉求不一样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研究部来一份看好权重大蓝筹在短线的表现,是什么意思?是在打何擎东的脸。

    作为研究部眼里的刺头、作为海归回国的精英、作为连年盈利的基金经理,何擎东能忍得了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“经理,别冲动,你注意看看,研报不是署研究部的名。”旁边马上有人提醒何擎东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何擎东也是耐下了性子,看着研报上面陌生的署名,他心里不停在思考着。

    研究部是什么意思?收到了这份研报,所以拿来敲打华盈4基金管理团队?

    研报错了,拿研报作者开刀;研报对了,拿华盈4基金管理团队开刀?

    这种稳赚不赔的事情,换做何擎东,也肯定是要做一做的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就那么好欺负?”何擎东很生气,一个能让基金持续出现正收益的经理,放在哪个基金公司不是地位很高?

    好吧,华浦基金确实给了何擎东很高的地位,甚至他都可以随便对其他部门发脾气,但……这次算是研究部来上眼药了吧。

    “要是研报对了还好说,如果错了……”何擎东忍不下这口气,暗暗想到:“我要你们好看!”

    ica基金经理办公室。

    跟何擎东不同,方梓诚是有研报就看,凄惨如他,已经超过半年没看过卖方给的专项研究报告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一次的研报作者是王诺,是方梓诚老上司的未来女婿,他当然是要给面子的。

    “上次在陶总家里,我和阿诺聊过,没想到研报这么快就做好了,果然是年轻有为啊。”方梓诚喊来团队成员,让大家针对研报给意见之前,他首先就给事情定了调。

    友军的研报,大家悠着点。

    ica基金的团队成员这两三年受尽“折磨”,马上也门儿清,怀着“给面子”的心态把研报翻看之后,他们却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国天型材,股价理应成长到20元以上,南国科技,股价绝对可以到40元。”

    单单是这两个结论,就足够让ica基金管理团队无言以对了,至于里面那些小论点、小数据,大家也都完全看得出来……做这份研报的分析师对两家企业真不是一般的看好,而且是看好中短线。

    要知道,ica基金作为股东,都没有王诺那么大的信心,没有持股的王诺,却给出了绝对看好的结论,怎么能不让人奇怪?

    你要是看好,你倒是买啊!

    “阿劳,我们现在收到的最高报价是多少?”方梓诚转过头,问着他的助手。

    “国天型材每股不到15元,南国科技不到30元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南国科技的报价还变少了?”方梓诚郁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买方说,风险变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靠!”方梓诚也差点忍不住爆粗口。

    两份研报入华浦,王诺相当于买票上车了,接下来就看看这车会往哪边开。

    喜欢金融慈善家请大家收藏:金融慈善家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