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小说 > 都市生活 > 金融慈善家 > 第433章 不同
    “小袁,你是策略分析师?为什么我没听到你对于策略面动向的细则分析。”作为一个专业的圈内人,赵国华真的不是故意针对某个人,他就是针对今天的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“我给老板出了七份研报……”袁荣信有点难堪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赵国华马上打了个响指,道:“是的,我很荣幸我拜读了你的七份研报,恕我直言,评价是两个字,简陋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理解、并且佩服你的工作,你只是一个人,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七份简报,你的工作很努力,成绩也配得上自己的薪资,甚至是超出,只不过……我没看到任何对投资计划有决定性影响的观点。”

    赵国华的开口,出乎了王诺的预计,更让袁荣信羞恼,但除了羞恼,剩下的也只有无奈。

    袁荣信给的结论,的确没有对投资计划产生决定性影响,因为……王诺走了小概率、高风险、高收益的道路,然后特么的还对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除非袁荣信也和王诺一样手握诚实笔、也能削减掉一些变量,不然的话,他基本就是继续扮演次要角色。

    “小叶,以我的年龄,喊你们一声小叶、小袁,没问题吧?”赵国华做惯了领导,而且习惯国外那种有话直说、有错直接点出来的方式,根本不觉得这么做有太大问题。

    在赵国华看来,指不指出来是他的事,听不听、听完有什么反应是别人的事,他是对的、他有资格说这些对的话,他就不会隐藏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您随便喊。”叶耀华心里一颤,但还真没办法反驳赵国华。

    人家是老板娘的舅舅,还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,年龄还大一点、资历还深一点、身家还多一点、就职的还是美瑞,喊一声小叶、小袁,真的是稳妥妥。

    “操盘计划做得很好,我比较不明白的是,交易频率这么低,你是操盘手吗?大方向对了,为什么要压低频率?”赵国华又是一顿喷。

    叶耀华心里面马上升起和袁荣信同样的情绪,羞恼之后的无奈。

    碰上王诺这么一个老板,操盘手能怎么办?叶耀华也很绝望啊。

    高频交易的前提是区域震荡,假如项目负责人确定了短线方向,操盘手敢把交易频率弄太高吗?往往是市场发生点风吹草动,叶耀华就要以大局为重,预防数据往投资计划确定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再说了,叶耀华的操盘数据,放在国内市场真的不差,甚至还是领先的,他的交易频率或者不算最高,但也超过平均线,相应盈利更是大于业内普通水准,这有什么好嫌弃的?

    这其实就是大机构和小机构的差别,也是国内从业者和国外从业者的不同,更是在王诺手下和在其他人手下的距离。

    在赵国华的认知中,假如数据触碰到预订值,不操作就是错,而美瑞有多少投资模型呢?答案是海量。

    金融圈里面,只要是开投资公司,数学模型不弄它十个八个,起码也有三四个吧,操盘手干活不精致,简直是找死。

    策略面分析也是如此,你人手不足你要说,你要跟老板提意见,你不能混日子啊,你混日子,也不能混到半年连一次决定性论点都没给出来吧,袁荣信你也是在找死吗?

    赵国华的话,其实应该是由王诺来说,以叶耀华和袁荣信的发挥,正常领导早就开喷了。

    但是,偏偏王诺就是不能喷。

    客观来说,王诺也有错,他让投资计划时刻游走于风险偏高的领域,然后……居然都实现盈利了。

    这就导致原本正确的观点、符合正常水平的建议,放在王诺这里统统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本是错误的基础,何来正确的观点。

    王诺错就错在他掌握的变量和客观现实不同,所以即便叶耀华和袁荣信都认为自己工作有缺失,但王诺却是知道……这两人干得挺好的。

    该给的建议都给了,该操作的时候都操作了,还有什么好嫌弃的呢?没有啊。

    袁荣信和叶耀华表示压力山大,给正常建议就几乎必然会错,给出不正常的论点……他们又没办法削减掉比王诺手里掌握的还要多的变量。

    这就导致正确的标准变高了,王诺满意、袁荣信和叶耀华有压力,大家维持着微妙的平衡,却一直不说破。

    当赵国华把事情捅穿之后,叶耀华和袁荣信能不羞恼才是怪事,他们也很绝望的,他们也有很大压力的,他们也想奋发图强啊。

    怎奈……不是叶耀华和袁荣信不努力,而是碰上了王诺这么个老板,大家次次被打脸,这段时间下来,竟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国华舅舅,时间也差不多了,我们先确定投资计划,再谈这些事情。”王诺思考过这些问题,马上站出来帮下属站台。

    “ok,你们先忙,我正好听一听数据,不介意我知道这些东西吧?”赵国华回复了平静,很是淡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什么叫美瑞的气势,赵国华觉得感恩投资不专业,那就是不专业。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华哥,记住,十倍以内,尽快给我建完仓位。”王诺悄悄看了赵国华一眼,很淡定的对叶耀华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赵国华果不其然,马上就喷了。

    回国以来,赵国华和王诺进行过不少交谈,也从侧面了解过王诺的成绩,比如说大致上的盈利、大致的研报和投资策略,但圈内人的互相交流,有些数据可以说,有些是不能说的。

    比如说王诺的持仓和预期买卖点位,即便是行情已过,也不会专门说出来,这一些东西,赵国华不刻意去问,王诺就不说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“十倍”两个字,直接让赵国华差点就尿了。

    国内期市,最低的保证金比例大约是5%以上,期货公司和客户签订的合约,更是经常会要求得更高,十倍杠杆就会是10%,大致上……也就离满仓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你满仓?”赵国华音调都不自觉变尖了,他有种见了鬼的感觉。

    本以为王诺就是加加仓,赵国华没什么感觉,现在嘛……谁敢不虚?

    “我还是要提醒一下,如果是十倍,一个跌停可能就导致我们前期所有账面盈利都交了回去。”叶耀华看了赵国华一眼,刻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跌停才交回去?法克,你前期仓位多重!”赵国华有点失态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就是我们无法给出决定性论点的原因啊。”袁荣信有点无奈,也有点得意,看着赵国华,悠悠说道:“每次都小概率、每次都盈利,正常分析师能给出决定性论点,那才是怪事。”

    赵国华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,他就是来溜一圈而已,他只是提供更多基本面信息的变动而已,为什么要嘴贱把美瑞的那一套放到这边?

    “这边不一样。”叶耀华和袁荣信很同情的看着赵国华,心里默默念叨着,但不知道怎么,他们心里就有种莫名的爽快。

    国际大机构很厉害吗?你们开航空母舰,我们是直接在太平洋中心冲浪,而且……不靠岸。

    喜欢金融慈善家请大家收藏:金融慈善家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