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小说 > 都市生活 > 金融慈善家 > 第504章 忍无可忍
    周一白天,澳元跌出连跌都算不上的跌幅,晚上,王诺的研报也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王总,我们真的要把这份研报发过去?”看着手里这份自己参与完成的研报,想起公司现在的情况,孟寒却是尿都快被吓出来,“公司那边……意见很大。”

    孟寒是从研究部分配过来的,不同于王诺和陆建明这两个野路子,他在研究部还是有点关系,很多的信息都能知晓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孟寒非常清楚自家团队现在的处境,看似丢在沪市,其实是因为……泰隆国际内部还没整合好,王诺其实也是整合之中的一个受考核团队。

    苏焕章是准备清洗内部,王诺是他招的,但却用很多看似合理、其实扯淡的原因,同意团队先留在沪市。

    所以对孟寒来说,沪市是落脚点,但终极目标是回公司。

    金融投资,特别是涉及国际市场的投资,留在沪市虽说也行,却不能总是脱离大部队啊,而且港岛才是更为开放的自由港,泰隆国际都坐落在那里,王诺凭什么不去?

    “我个人……持看涨澳元的观点!”思索良久,孟寒终于是忍不住了,“我看跌美元!”

    “嗯?”王诺一直认为孟寒是来混日子的,他也只打算从孟寒这里学习一些经验就好了,对于孟寒站出来表示反对观点,他有些小小的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意外之后,看着孟寒脸上那种下定决心的神色,王诺却不惊反喜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前面不说?你是受到研究部和绿角的研报影响吗?”王诺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顿时陷入的一阵的安静。

    现在是晚上八点半左右,是欧洲午盘时间、美洲还没开始交易之前的时刻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正好是亚洲投资者吃完晚饭讨论行情的时间,也是大多数国际市场研报出台的时间,准确来说,在这个点表态,是正好的。

    现在坐在王诺办公室里的人也不多,也就是研究团队三个人罢了,叶耀华还要用泰隆国际的资源搞投资获利、赚点小钱钱回来补贴补贴,袁荣信跑去采集信息了,只有陆建明和孟寒在帮王诺搞定和绿角的沟通。

    按照合约规定,王诺其实给绿角出了研报,把论据和论点都阐述清楚,再将本月的研究分析资料都传过去,便算是完成工作。

    但是,假如研究团队重视买方的业务,是可以随时进行沟通的,毫无疑问,王诺和陆建明就是在寻找团队于泰隆国际内部的定位,他们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要做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孟寒就是扮演着领路人的身份,他按照公司安排,带着王诺熟悉公司结构便是,假如王诺有能耐,他可能还会参与团队扩张的工作,然后……也找到自己的定位。

    孟寒不准备对研报论点方向施加决定性影响力,他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这种影响力,当他开口的时候,王诺才会显得那么意外。

    但这种意外,严格来说,是带着惊喜的成分,王诺也看得出孟寒前面那种“得过且过”的状态,甚至说是“享受被流放”也正常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分析师终究是分析师,不敢表达观点的分析师,就是一个高级打杂人员。

    王诺不需要打杂的,或者说,孟寒不只是一个打杂的人,他是从业经历接近十年的外汇投资分析师,他在硬实力方面,不但碾压陆建明,甚至可以碾压王诺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受到了研究部和绿角投资团队的论点影响,但是……”孟寒沉吟一下,说:“管中窥豹、可见一斑,他们也是市场的参与者,特别是绿角,他们手里头寸算起来也不少,分析师受影响才是正常的,这是我们的优势,为什么不利用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但我不相信只是这样。”皱了皱眉,王诺好整以暇的问道:“是什么让你决定参与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办法啊。”听到王诺的质问,孟寒的小情绪总算是隐藏不住了,“你们是新团队,可以犯错,我不可以啊,祥泰基金亏损清盘,我是团队分析师,我已经等了两年,最后才等到这么一个不是机会的机会,您要知道,现在研究部的意见已经明摆着了……”

    孟寒脱口就把一连串的分析观点说了出来,但核心还是那一个:“王总,我们是买方机构之中的分析师,我们手握部分市场头寸的信息,我们有优势的,为什么不把这些数据利用起来?还是说……你觉得扣除公司提供的这些数据,还是持有原来的观点?”

    “也不可能,澳元每天的交易量就那么大,你难道看不出吗?假如绿角的操作符合你的推断,那么情况就非常明显了,他们在这个位置持重仓、吃到筹码,肯定会对顶部的形成造成负面影响,这是一个相互冲突的影响矢量。”

    “反之,如果绿角是侧面区域分布仓位,我认为才会是支撑你论点的因子……”

    孟寒受不了的是王诺对外汇市场的无知,外行人、甚至不是专业的投资者都无法对外汇交易量形成稳定的看法,他却是可以。

    业界传言的外汇市场每天几万亿美元的交易量,是存在一定基础的,澳元的交易量也差不多可以估测出范畴,然后……影响因子就有个轮廓了。

    卖空十亿没问题,卖空个百亿,瞬间就会导致汇率被影响,有个千八百万的盈亏空间,足够大资本出手撕咬一次了,而绿角假如遵循王诺的推断,他们应该是卖空了几十近百亿澳元,怎么可能不造成影响?

    用脚趾头去想,孟寒都知道这种操作如果存在,瞬间就会被盯上,再反推一下,假设筹码有恒定的量能区间,你拿走了一部分,有可能不对价位产生影响吗?

    即便那是汇率,就算那是资本无法完全操控的东西,但影响也在啊,而且是对王诺的论点形成了负面影响,这就很离谱了。

    研究部那群人还以为王诺认为绿角尚在侧面分布仓位,孟寒却知道王诺偏向于认为绿角已经完成初步的建仓,两边的情形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再者说,趋势性下跌、窄幅震荡、还具有延续性,这是最糟糕的研报论点,它……太精准了,准到所需因子会很多。

    孟寒能忍到现在,是因为他原本想混日子,现在嘛……混个毛啊,王诺研报出错,孟寒要背一部分锅的,是以他不能再忍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这一些,王诺就觉得他也算是错打错着,原本是准备挑选投资标的,却不曾想先把自家团队的分析师先炸了出来。

    喜欢金融慈善家请大家收藏:金融慈善家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