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小说 > 都市生活 > 金融慈善家 > 第517章 玄之又玄
    诚实笔的能量现在是两万多点,前一段时间着急于抹平欠债,王诺过度消耗了一段时间的能量收割能力,也就是他前面已经先花了一部分现在乃至以后的能量。

    整体而言,把能量看做钱的话,王诺现在还是在花未来钱,而且……他以后可能会花得更凶。

    第二天,31号,周五。

    5月底的沪市,已经活脱脱是一个大烤炉,热岛效应加上高温天气加上现代化各种“加温仪器”,让生存在沪市的人都不会去相信气象台所谓的30度最高温,体力劳动者恨不得把皮都脱下来。

    金融精英阶层却是享受着非常好的工作环境,到了王诺这个等级,他想在夏天住冰屋,都属于是被允许的“合理要求”。

    恰逢周五,王诺把研究团队的孟寒和陆建明喊到投资团队所在的会议室开会,也就不是那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了,毕竟周五有多重要,对金融从业者来说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但是当王诺提出要求的时候,大家忍不住就流下了冷汗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建仓做空日元,周二吃晚饭之前,我要看到50%的仓位,杠杆方面……开个200就好。”王诺很平静的对叶耀华等人吩咐道:“以此为前提,分析切入点,还有让我在5号上午最早盘能够获得最大的操作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日元的议息会议是在中旬召开,5号开始做空?”叶耀华下意识就开口问道:“前期持仓50%?”

    “日元是否负利率,对方当局是持否认态度的,市场只不过是加大了预期,您认为预期会加大?”孟寒刹那间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5号早上备留操作空间,是不是说……50%只是个开始?”袁荣信被自己的猜测吓呆了。

    陆建明则是瑟瑟发抖,不敢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太凶残了,昨天还是在延续着前期筹备阶段,今天就直接要开五成的仓、并且备留操作空间,王诺昨天去沪财大难道收到了最准确的信息?

    但也不可能啊,能控制日元汇率的机构,就是日本当局,王诺哪能从中国这边得到这种确定信息。

    “我认为日元会在5号开始实施负利率。”王诺意简言赅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,顿时一片的静默,孟寒等人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    你认为?你是那边的首相还是央行行长?你认为就行了?

    经过这段时间的操作,王诺在泰隆国际的账户上还躺着3000万多一点的美元,这是美元啊。

    以200倍杠杆持仓50%进行卖空日元的操作,王诺直接能持有的单子是……3万张合约,每张面值10万美元。

    要是日元在此期间涨个1%,王诺直接可以跟泰隆国际沟通下强制平仓的事宜了。

    你认为,所以你入场?说好的分析呢?前面大家忙成狗,不就是为了尽可能掌握更多的概率吗?现在你一句“我认为”,就直接无视了团队成员的存在感,这……有点过分了啊。

    不但是新来的孟寒,就连跟着王诺已经有一段时间的叶耀华、袁荣信和陆建明三个人,心态都有了些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大家尊重、甚至敬重王诺这个人,不但是认可他的成绩单,还对他的“人格”表示敬重。

    但这不是王诺搞一言堂的资格,从资历上来看,王诺是资历最浅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没错,王诺是负责人,但如果他在没有完成相应的准备工作之前,就直接敲定了投资方案,谁会认可?即便是最终成功,孟寒这群圈内人也不会服气。

    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,是金融圈大忌,王诺必须告诉团队成员,他的概率从哪里来,他为什么要持这么重的仓位,最终再把客观的结论说出来,而不是……我觉得五十五十,所以入场赌一把。

    金融圈迷信运气,但赌运气必须在手握一定概率的前提上,你必须知道自己胜率有多少、胜率从哪里来。

    “王总!”孟寒睁大了眼睛,咬着嘴唇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诺总?”陆建明虽然心存顾忌,但还是表示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。”

    叶耀华和袁荣信也满腹疑虑,他们必须知道这个决定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“昨天我去了财大,有幸和苏继粤教授进行了一次对话。”王诺在心里叹了口气,果断让苏继粤背锅,然后瞪着会议室里四个下属,强调道:“这件事出了门,我不会承认,谁透露信息,谁就是我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但是,王总能让我们知道是什么消息吗?”孟寒先是眼睛一亮,然后在心里面直接否决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很好理解,像王诺这种人,是不可能从中国央行那里得到切确消息的,更准确一点来说,中国央行没有切确的动向,他们每时每刻都在随着市场的变化而更改操盘计划,除非是国家领导人直接下令的、有政治考量的金融行动。

    所以用脚趾头去想,孟寒等人都知道王诺能从苏教授那边得到的消息,顶多就是浮于表面,更坑的是,即便是这种浮于表面的信息,王诺也必须遵守“保密”的潜规则,不然的话……真当亲生母亲不会教育孩子?

    扯出苏继粤的大旗,只是相当于增加了王诺手里掌握的信息的量和质,而且还有个天花板限制。

    “从数据面来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市场主流的认知……”

    王诺也不指望下属们相信他,事实上,他只要有一个理由搪塞这群人,大家面子上过得去就ok了。

    至于投资策略,王诺又不是吃干饭的,他只要从现有资料中分析出“即便没负利率、日元也趋跌、有了负利率、日元跌更惨”的结论,就摆平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汇市现在的走向也真的如王诺所说那样,如果日元不出利空消息,走势其实不会太过震荡,而且美元回稳、日元中短线走高,也让空头蠢蠢欲动,除了仓位过重,王诺的分析没毛病。

    是以,王诺还需要摆平的一小半事情,就是阐述他为什么要拿重仓。

    噔噔噔,苏继粤教授的作用就在这里了,他这个锅背得莫名其妙,王诺表示,他是从和苏教授的沟通中得到了更为确定的概率,再说了……王某人有轻仓的时候吗?

    等孟寒、陆建明、叶耀华、袁荣信四个人听完这番解释,他们只有郁闷的份。

    说到底,王诺就是说了一些大家现在的共享的信息,表示趋跌可能性大、上下行空间不大,然后用一些“不能说”的信息来源,来给概率润色,结论就是:不能问,听他的。

    一瞬间,好好的金融分析,对孟寒等人来说,就变成了玄之又玄的东西,他们必须接受这一次投资的成败尽系王诺一身的结果。

    喜欢金融慈善家请大家收藏:金融慈善家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