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小说 > 都市生活 > 金融慈善家 > 第565章 拖着
    投资团队之于金融机构就相当于前线军团,即便不懂得战争的人,也能明白军团之间是可以协同作战的。

    绿角和感恩基金,就是两个国际金融市场之中的军团,而绿角伸出了橄榄枝,想和感恩基金达成协同作战的合作协议。

    这种合作并不说资金合并起来使用,而是双方各自独立,但信息共享、相互协助。

    当绿角要进行投资的时候,他们直接就能知道王诺这边所知道的所有东西,也能得到王诺这边全力的协助。

    王诺需要投资的时候,绿角也会伸出援手,格林、乔纳斯、奥雷诺能从市场分析和操盘计划等方面鼎力协助,就比如和窦绛的沟通,完全就是绿角在负责,让那边有了王诺这边非常强的印象。

    但假的就是假的,没有削减一定变量的话,王诺对于和绿角展开深层合作已经有了担忧。

    事实也的确如此。

    晚上,绿角只是按照惯例开会进行初步的分析,就直接掌控了整个会议室。

    “我确信,中国汇储结构中的美元资产比例正在降低,也许第三季度会是3000亿美元左右,其中大部分流入日元资产范畴,剩下的流入欧元等其他领域,大目标是换取人民币国际化进度,或者说……去美元化。”

    “去美元化应该是美国之外的金融体系所希望发生的事情,我们应该先抛开政治面的影响因子,单纯看金融面,欧元区发生的事情很有意思,欧元整体趋跌,但德国马克几个强势货币趋涨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数据来看,美元的上涨过程会承受一定压力,按照现在的速度,当美元指数升至95之后,压力也许无法承受,美元3个月期的国债如果突破2.56%,会开始对北美经济发展造成负面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,美元升值大概率会延续一段时间,也许是一个月、两个月,而且是在占据美元指数构成超过13%的日元受控趋涨的前提下,同样的,币值的上升会对价格指数造成压力,但又同时吸引资金流入……”

    格林、乔纳斯、奥雷诺三个人在国际金融市场混了很长时间,他们脑海里面的国际金融市场已经具有清晰的轮廓,只要听到数据的变化,他们就会随时调整脑海中的模型。

    巧妙的是,这个数学模型并非完全固定,而是一个个的概率堆砌而成。

    比方说美元欧元从0.85变到0.84,美元就是贬值了,很多概率同时就会发生变化,包括黄金、石油以及各种货币的相应信息再用美元或者欧元来表现,就应该发生变动。

    对于王诺来说,此时此刻他只是一知半解,某个货币的变动最终会体现在所有其他因子的变动之中,但其他因子的变动又具备相应的特殊性,两边是相互影响的,这一点只要业内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但某一种货币的变动会导致其他因子发生哪一些变动,然后反推回去造成什么影响、导致什么结果,统统是概率。

    绿角就是想让王诺,以及在场的孟寒、袁荣信、陆建明和叶耀华说出他们对概率的观点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当感觉到所有人都把目光转移到自己身上的时候,王诺心里苦。

    没有诚实笔撑腰,王诺就是觉得有点没底气,他倒是有自己的观点,他也不介意抛出自己的观点,但他无法完全回答在座众人对于观点的所有提问。

    最简单的就是,王诺想搞明白“美元3个月期国债利率超过2.56%就会对美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”这个论点,都需要再翻阅一些资料,然而这个论点只是绿角其中小小的一个论据。

    当你在计算第一步的答案的时候,别人早就把第n布的答案当做推导最终论点的论据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 窦绛背靠大央妈,所以赢过绿角一筹。

    绿角仅凭借自身实力,完全把王诺这边压得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王,最迟明天我们会把所有资料打印出来给你分析,假如你不反对我们的计划,你就不需要现在给出观点。”看着王诺陷入思考,格林才想起来王诺本就是小菜鸟一只,不由得很直白的表达了观点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你的优势不在这里,前期工作交给我们就好。”乔纳斯也是露出了笑容,指着奥雷诺,再勉强把感恩基金几个人归纳进来,开口道:“我们只需要你帮忙找出具有最多变量的区间,最后我们再尝试着分析矢量和概率。”

    “2个月的48亿美元头寸的远期外汇交易,我可以完成仓位建设,日元市场上面,我们也有自信控制好敞口和风险。”奥雷诺看了王诺之外的感恩基金的其他三个人一眼,目光中带着不加掩饰的自信。

    绿角对王诺的要求,从来就不是要求一定要跟上节奏,他们看重的是王诺对变量积累之后的敏锐嗅觉。

    也可以说,绿角这边愿意接受王诺没实力稳定获利的常规状态,他们接手这一部分工作。

    但是当市场的变量逐渐积累到需要释放的时候,王诺的作用就出来了,绿角认为他具备敏锐的嗅觉,需要适时出来给出分析结论,为最终的投资计划做贡献。

    “变量的积累和释放可以是同时进行,也许大趋势会比较平稳,数据的变动趋势会覆盖很长的时间轴。”王诺吐了口气,看着会议室里的人,心里那一点担忧尚未消散,但信心也慢慢找了回来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王诺发现了他的担忧源自于急功近利。

    就连绿角这群人,都能非常客观的认定王诺硬实力不足这一点,王诺自己却拥有着时刻跟上绿角步伐的妄想,这怎么可能不为难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需要抓住所有拐点,只需要在一定时间内抓住一两个变量爆发点,就足以完成资金运作的收益目标,我们做中长线,你在中长线上面给短线建议。”格林期待的看着王诺,问道:“所以,你觉得我的观点如何?第三季度初期,我们应该入场以美元升值、日元趋涨的核心进行投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卖空澳元上面赚到了相应收益,你认为澳元、欧元有多少同时卖空的机会?”奥雷诺也是心思念念,根本不介意让王诺知道绿角的持仓状况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些时间,而且我最近比较忙,慈善基金会那边有很多事情还没办妥,最近……应该会严控风险。”王诺耸了耸肩膀,果断确定了和绿角深入合作的前期节奏:拖。

    喜欢金融慈善家请大家收藏:金融慈善家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