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小说 > 玄幻奇幻 > 武道焚天 > 第284章 孤身一人,足以挡住无尽邪祟!
    邪祟就像是潮水一样,冲击着密林关,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漫天大雪飘飘洒洒。

    紫焰苍炎在雪中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密林关上的守军,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些北境的军卒并不怕死,因为身后就是家乡,父老乡亲就在那里,早在聚集到密林关的时候,军卒们就抱着有去无回的态度,壮士赴死。

    到现在。

    大家突然间觉得,这一次的寒潮天灾,似乎跟历史上的那些寒潮天灾,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出现在密林关外的邪祟数量,固然要比往的寒潮天灾多了不少,其中八阶九阶的邪祟比例,也比以往的寒潮天灾要高得多。

    若在以前,寒潮天灾来袭的时候,其中数量最多的,应该是三阶左右的邪祟,而现在这一次寒潮天灾,数量最多的则是五阶左右的邪祟。

    这跟以前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士卒们不会看错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都还年轻,没有经历过几十年前那场寒潮天灾,只是听北境的老一辈人讲述过寒潮天灾的事情,但对于北境之人而言,认识并分别邪祟,是一项最基本的技能,就好比山间的猎人,要认得山里的草木跟野兽一样。

    唯一跟叶北玄不同的是,叶北玄认识邪祟的时候,是由举叔杨威带着生擒的邪祟,来到叶北玄面前,告诉叶北玄这回抓来的是何种邪祟,要是以后遇到这样的邪祟,该如何诛杀。

    杨威也会亲自诛杀邪祟,同时告诉叶北玄,这些邪祟的弱点在哪里。

    北境的普通民众没有叶北玄这样的条件,在认识邪祟的时候,并不是亲眼看到真正的邪祟,而是拿着一本本绘制着邪祟图案的书籍,看着书中声文并茂的内容。

    但效果差不多。

    不管是叶北玄通过真正的邪祟,去认识邪祟也好,还是北境的普通人通过书籍认识邪祟也罢,最终的目的,都是为了在遇到邪祟的时候,不至于惊慌失措,可以沉着冷静的直面邪祟,打得过就打,打不过就逃……

    当年举叔杨威教导叶北玄这些,差不多也是同样的目的,哪怕当时叶北玄还是绝脉缠身,还没有步入武道之门,杨威也并未因此而区别对待叶北玄,该教的还是要教。

    而现在。

    杨威心神震撼的同时,也想起了当年,他带着生擒而来的邪祟,前往北境侯府,教导叶北玄认识邪祟的那些事情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。

    已有十余年。

    再去回想当年的事情,记忆已经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杨威只是记得,当年的叶北玄,还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小少年。

    而现在。

    叶北玄已经长大成人,展现出的武道手段,直接将杨威惊得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这一刻间。

    杨威恍然明白过来,当年教导叶北玄的那些跟邪祟有关的东西,只怕对于叶北玄而来,真是半点用处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认识并分辨邪祟,是为了更好的对付邪祟。

    而现在。

    叶北玄手中升起万丈剑光,沿着山野横扫而去,将诸多邪祟一一点燃,使得雪地里的紫焰苍炎染成一片,烈焰腥臭味随风而来……

    在这样的实力面前,认识邪祟与否,根本就不重要。

    不管是最低的一阶邪祟,还是最强的十阶邪祟,在叶北玄的万丈剑光之下,都是光芒一扫就被点燃,根本就不必知道这等邪祟的名字,也不必知道这样的邪祟有什么弱点……

    完全没必要。

    都一样。

    同样的死法。

    在闪光剑的炽烈剑光之下,没有半点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而持剑在手的叶北玄,只需要知道,在剑光下面被点燃,烧起滚滚紫焰苍炎的,全都是邪祟,至于是几阶的邪祟,有什么独特之处,有什么弱点,捕猎苍生之时有什么习惯……

    根本就不必了解。

    叶北玄只需挥动求魔剑,用剑光照耀山野,简单得很。

    这一刻间。

    整个密林关上,北境诸军全都鸦雀无声,没有人开口说话,全都在直勾勾的盯着火光冲天的山谷,唯有呼呼风声……

    不管是杨威也好,还是守在叶北玄身边的风晴雪跟杨开帆,都是惊愕的眼神发直。

    而更让他们惊愕的,则是叶北玄直到现在为止,都没有吃什么补充武道气息的灵丹妙药,全都是靠着自己体内的武道气息,维持着剑光。

    这一幕。

    持续了个把时辰。

    叶北玄一直站在密林关之上,用手中的万丈剑光去焚烧邪祟,几乎是将整个山谷点燃,化作一片火海,让邪祟一冲进去,就被烈焰点燃。

    冰原里那些犹如潮水一样滚滚而来的邪祟,前赴后继的冲进了火海当中,就像是朝炉灶当中添加的木炭一样,给山谷里的火势添加新柴。

    大火已经燃起来了!

    最初的时候,叶北玄需要不停的点火。

    毕竟是在冰天雪地里,而且天气又是暴风雪天气,寒冷至极,而邪祟在着了火以后,又会朝着脚下的雪地里挖掘,本能的搞个动钻进去躲起来。

    火势往往不能一直维持着。

    但随着时间推移。

    山谷里的火势越来越强盛,直到此时此刻,已是变成了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烈焰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只因冰原深处的邪祟,正前赴后继的冲进火海当中。

    风晴雪瞅着眼前看到的这一幕,陡然间想起了从前,想起当时去神策武府探望叶北玄,二人一起前往地底城池修行,在地底世间,看到的那些岩浆河流,以及去沸血猎场之时,看到那岩浆火海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雪域密林之外,这密林关下,长长的峡谷也是这样被完全点燃,烧成了火海!

    峡谷里那些燃烧着的邪祟,尚未化作灰烬,后面的邪祟就已经冲了进来,将前面的邪祟踩在脚下,却又被脚底下升起的烈焰,点燃了身躯……

    如此循环往复!

    无休无止!

    叶北玄则在火焰完全成型了以后,收剑入鞘,站在城楼之上,静静地观察着,看了看火海当中时不时冲出来的几只浑身冒火的邪祟,又看了看身后城关之上,那些默不作声,惊得说不出话来的北境士卒。

    “诸位在此等候。”

    叶北玄随口说着,直接提剑跳下城楼,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我去一趟,磨炼剑道。若是烈焰快要熄灭了,记得吹响号角,叫我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叶北玄说着就冲进了火海当中,提着求魔剑,朝峡谷深处,朝着峡谷之外的冰原,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城头之上。

    杨威跟杨开帆父女对视一眼,二人本想着要劝阻叶北玄不要去以身犯险,要留在密林关上比较安全,但却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因。

    叶北玄刚刚斩出万丈剑光的那一幕,太过于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哪怕叶北玄并不是在顷刻之间,就将整个峡谷点燃,将此地化作一片火海,而是用了个把时辰,才做到这一点,这事……依旧让人觉得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。

    哪怕再怎么不相信,也只能相信。

    因为此事就发生在眼皮子底下,是亲眼所见,而且不是某一个人看见了,是整个密林关上的守军,全都亲眼目睹。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杨威跟杨开帆父女二人虽有劝阻叶北玄的想法,但只是有这样想法而已,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二人的眼神当中,尽是惊叹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杨开帆却跟杨威有点不一样,除了惊叹以外,杨开帆眸子里头,还暗藏着一种汹涌澎湃的奋进情绪。

    早晚有一天!

    我杨开帆,也要想兄长这样,一人一剑,挡住整个寒潮天灾!

    杨开帆一念至此,眼神变得越发的坚韧刚毅。

    风晴雪静静的站在一旁,握了握手中的画戟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。

    风晴雪一直都被天才辈出的升龙阁,称之为天之骄女,此乃公认之事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。

    修炼这些年以来。

    风晴雪从未怀疑过自己的武道天赋,对自己的信心强盛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但今时今日。

    风晴雪忽而就有点没信心了。

    甚至在不经意间,想起当年新婚之夜,想起在婚房当中,夫妻二人夜话的时候,她对叶北玄说,此生此世一定要攀登武道高峰……

    这些话语,到现在想来,风晴雪忽而觉得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至少就目前的情况而言。

    以叶北玄展现出的手段和实力来说,真正有资格说这话的,应该是叶北玄而不是风晴雪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风晴雪虽是天之骄女,但没有寻常天才那样傲气,只是性子有些清冷,但并不是高高在上的心性,甚至还可以说是谦虚。

    叶北玄刚刚那万丈剑光,点燃的滔天火海,并不能让风晴雪自惭形秽,也不能动摇风晴雪在武道一途的执着之心。

    甚至。

    风晴雪的眼神因此而变得更为坚定。

    随即。

    风晴雪察觉到身边有人在看着她,便回头看去,只见杨开帆正用一种带着几分战意的眼神,正在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“二弟。”

    风晴雪并不将杨开帆当做外人,而是跟叶北玄一样,将杨开帆称之为二弟,直言道:“二弟可是想着,在武道一途,要追上你家兄长?”

    杨开帆皱眉道:“难道你不想吗?”

    风晴雪摇摇头,道:“你兄长天纵英才,我即便也颇有武道天赋,但若只想着追逐你兄长的脚步,只怕是违背了本心。我想要走的,是自己的武道修行之路,而并不需要要追赶谁,即便这条路走到尽头,也赶不上你的兄长,我也无怨无悔。”

    杨开帆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只因风晴雪这些话语,正好说中了杨开帆的心事。

    杨开帆就是想着,要在武道一途奋起直追,要追上她兄长叶北玄的脚步,甚至跟叶北玄并驾齐驱,在武道一途携手前行。

    而现在风晴雪却说,追逐自己的武道修行之路就行了,根本就不需要追逐别人。

    杨开帆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这么想?”

    风晴雪沉吟道:“武道之路,本就各有不同,又何必非得跟哪个人比?这样的事情,若是想得太多,只怕会迷失自己。而在武道一途,但凡将本心迷失,此生此世,再也难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杨开帆点点头,拱手道:“谨受教。”

    二人站在城墙之上,随口说了几句,眼神却一直在时不时的看向烈焰火海。

    哪怕不管是风晴雪,还是杨开帆,都相信以叶北玄的武道实力,即便是面对再多的邪祟,也能全身而退,但二人还是担心。

    甚至连担心的真正原因,都照不出来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担心。

    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而牵挂一个人,本来就是如此的简单。

    这种情绪,有时候跟爱上一个人很相似,根本就不需要理由。

    需要理由的,或许就不叫爱,而叫喜欢。

    喜欢才需要理由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叶北玄是真的不必风晴雪跟杨开帆担心,而今一剑在手,整个离州,大可去得。

    若不是因为寒潮天灾来袭,首先要镇守北境,挡住寒潮天灾里的无尽邪祟,叶北玄现在早就到了升龙阁……

    叶北玄本来就是一方诸侯国的国主,身为北境之主,理当要保家卫国。

    北境是自己的北境。

    北境的老百姓,都是自己的国民、臣民。

    叶北玄作为君王,哪怕天子守国门,君王死社稷,都是应有之义,何况留下来镇守边疆,抵挡寒潮天灾呢?

    国君责任重大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是真的不得不去做。

    义之所在!

    呼呼呼……

    北风吹刮着滚滚烈焰,使得狂风跟烈火搅拌在一起,相互碰撞摩擦,风声跟烈火的声音,也混杂在一起,风助火势,呼呼而过的声音就像是沉闷闷的雷音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叶北玄正置身于滔天火海当中。

    若是寻常武道中人,只怕早已在火焰里受伤,甚至顷刻之间,就被紫焰苍炎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但叶北玄浑然不惧。

    只因他们身就有着燎原武脉,这武脉就属于火焰,而且这山谷里的紫焰苍炎,是叶北玄自己动手,点染而成,根本就伤不到他分毫……

    叶北玄提着求魔剑,在山谷当中飞奔,身上剑意凛冽,所过之处,烈焰都被身上的剑意分开,就好像是在翻滚的江河里前进,而河水会自动朝着左右分开一样……

    烈焰里被焚烧的邪祟,已经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叶北玄的目标,是火海尽头的雪域冰原,是那冰原之上的无尽邪祟。

    这段时日既然要留在雪域密林镇守边疆。

    那正好……

    借此机会。

    以这雪域冰原当中,无尽邪祟的性命,来当做见到的磨剑石!

    叶北玄要以这场寒潮天灾,磨炼自己的剑道!

    喜欢武道焚天请大家收藏:武道焚天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