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小说 > 幻想奇缘 > 遗落沧桑 > 第1007章 ‘已经死了’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遗落沧桑 ”查找最新章节!

    茉儿微笑答说:“行了,不该你管的事情还是不要插手得好”

    “他不肯见我?”诡岩问;

    茉儿无奈答:“他不想见你才正常,想见你才有毛病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诡岩被茉儿气得上气不接下气的,好容易缓过神来,她又道:“不该说的别说,不该问得别问,这么浅显的道理还用我来教你吗?”

    “可......”

    “可什么可?你想死我不拦着,可别带我一起,你活腻了,我还没活够”

    茉儿言辞激烈,诡岩只好放软语气道:“既然他和我一样,都是一心为你,为什么不能现身出来与我一见?”

    诡岩油盐不进,茉儿只好大声说:“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,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啊”

    “人家是与你一样在帮我,可人家却不似你一样无条件助我,他也有私心,他也是在为自己谋利的,你若也与我一样有被他利用的价值,他自然会见,可你若非但没有,还很有可能会成为他前行路上的绊脚石,他又为什么要对你假以辞色?”

    诡岩恨恨道:“我就知道他无缘无故帮你,肯定不安好心”

    茉儿无所谓耸肩道:“世上哪里来的免费午餐,他帮我是想让我继续存在为他谋利,我跟他交易,也是因为可以从他那里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,像是这种互惠互利的买卖,可不是时常有得做的”

    诡岩怒不可止说:“我要知道他是谁,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,他现在帮你助我们,我可以不管,但往后呢?往后他若倒戈相向,我们总不能连反抗都不做吧”

    诡岩一将往后说到,茉儿便沉默了,良久后,她才轻声说:“他不会的,永远也不可能会的”

    由于不知道茉儿哀伤来自于哪里,于是诡岩继续大声质问道:“你对他的信任已经到了超乎我的地步吗?他永远不会伤你,难道我会害你?”

    茉儿苦笑摇头:“没这个意思,别多想”

    “那是为什么?”疑惑让诡岩急的像是热锅蚂蚁一样,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只有来回在室内踱步缓解郁结心情;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笃定说他不会,不是因为信任太过,而是因为让你夙夜难寐也想要认识的这位,已经死了”

    ‘已经死了’这四字茉儿是脱口而出的,但当她把话说出后才知道这种感觉有多痛,要不是顾着诡岩在场,需要照顾他的情绪,她可能真的会印制不住失声痛哭;

    情绪一被诡岩挑起,便一发不可收拾往下是茉儿预料到的,她以为自己已经接受了雪已故的事实,却还是会在人深人静的时候想到,要不是一直宽慰自己说,他还在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着,她说不定真的会被接二连三的变故压得崩溃;

    茉儿对雪的感情不似对古天绝、或是无双他们那样深,可说也奇怪,雪离世对她造成的打击却比任何人都要更大,或许因为她的生命是由雪的精魄延伸而来,又或者是因落瑶对雪牵挂太多,以至牵连茉儿受其心绪影响,但不管原因再多,又是为何,总之,茉儿就是无法将那种痛彻心扉的伤感压下;

    “死了?”诡岩震惊的瞪大了双眼;

    “对,死了”

    茉儿情绪来的快,去得也快,她不想诡岩看到自己伤感,也不想他在这个时刻为自己担忧,所以即便心中伤痕累累,也依然面不改色;

    “他既死了,那你脖颈上那东西,又是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诡岩怔怔将茉儿盯着,生怕错过了她脸上一丝一毫表情,他怕茉儿没说实话,他怕她骗他,他怕她为了不让他们担心,而一个人默默承担所有;

    诡岩将想晓得答案的心情表达得有多急切,茉儿回答得就有多轻描淡写;

    “不是说自己已经记起子鸣发生过的事了吗?怎么却唯独把他临死前交接遗物给我这事情给忘了?”

    诡岩震惊道:“这东西是他临死前给你的?”

    茉儿莞尔笑道:“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记得,还敢骗我说记得子鸣发生过的所有,不觉有些荒谬么?”

    伪装被茉儿拆穿后,诡岩不太自然咽了下口水,说:“我们查也只能找到些他们没能掩盖掉的东西,像是子鸣山体突然下坠,像是雪峰受气候影响逐渐融化这些......咳咳,我们可都是知道的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茉儿问;

    诡岩反问: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你们还查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查到附近居民都信有鬼魅传说,说是鬼魅猖狂,震怒山神,所以子鸣才会遭此劫难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茉儿穷追猛打的追着诡岩问,诡岩只好老实道:“没了......就这些”

    “就是承认诓我了”茉儿得出结论;

    诡岩不好意思挠头:“嗯啦”

    茉儿无奈道:“什么时候也学着拐弯抹角与我说话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”诡岩诚实道;

    “嗯”茉儿由衷点了点头,再道:“还有别的事要问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”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?”离开前,茉儿还是选择事先征询了一下诡岩意见;

    “不打算陪我一起留下等结果吗?”诡岩话锋突转问;

    “不必了”茉儿轻声说完,就往外走了去;

    她知道诡岩说的结果是指掩一能否熬过今晚的问题,她说不必,不是真的不想知道,而是笃定诡岩、毓灵联手一起,一定不会再出现像方才那样的意外状况;

    “玲珑真是妖?”茉儿离开之前,诡岩最后问了一句;

    “是,还是很厉害的那一种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杀了她?”

    茉儿强撑着笑脸回复说:“杀她,也要当时有能力才行,一个已经被人打得半死不活的血灵巫女,有没有能力与新任妖王一战,你最清楚了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下次,下次一定不能再放过她了”

    没人比诡岩更清楚茉儿所说半死不活是什么意思,也没人比他更懂她游走生死边缘的无奈,她想杀,也要有能力做得到才行;

    先有宫千邪帮忙的银姬,再有古一兮维护的玲珑,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中,茉儿与妖对阵的时间还没与人较劲一半多,与妖争不是什么难事,但与人夺就劳神费力......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