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免小说 > 现代言情 > 女主她只想当反派 > 第328章 正是她自己!
    听到秦落的称呼,司沉重新展开笑容,如往常一般笑得温柔,墨绿色的眼睛比宝石更耀眼,真诚而又明亮,他就那么注视着秦落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司沉承认。

    他,想起来了!

    不等秦落开口,司沉又道:“浊想让你想起这些,实际上这么多年,你也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司沉的话未落音,冥界在秦落脑海中快速闪过,她忍不住皱眉,她是记得冥界当时也出了事。

    关于冥界的记忆快速在脑海中掠过,秦落又冷静了下来,随着记忆碎片的拼凑,不周山那个模糊的身影在她脑海中也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望着司沉那双墨绿色的眼睛,秦落脑海的冥界逐渐被大雨中女娲对面站着的身影代替。

    “黑宝,还记得三十年前那道黑色雷电吗?”秦落移开了视线,陷入了回忆。

    那天晴天霹雳中的黑色雷电,直直朝她劈了过来!

    便是司沉恢复记忆,秦落对他的态度并没有多少改变。

    他是冥王,那又如何?

    从前她对他是哪般,现在还是那样,成了冥界之主她也不会改变对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话题突然跳跃,秦落一下就说到三十多年前,还在司沉面前说,玄北差点没跟上秦落。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玄北赶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第一次,秦落叫她黑宝,她没有反驳也没有排斥。

    “在找回身体的时候,我找到闪电的主人是谁了。”说话间,秦落往司沉那边飞快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玄北愣住,那时候她就想起来了!

    “你居然没告诉我!”玄北注意到秦落看司沉的那一眼,忍不住惊奇朝司沉看了一眼,真是他前世干的?

    墨绿色的双眸笑意加深,嘴角弧线扩大,司沉仍然什么都没说,只是很认真的看着秦落。

    他们太久未见。

    她终于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从黑色雷电的力量我寻找到了一道再熟悉不过的气息。”是没告诉玄北,她谁也没告诉。

    “是谁!”玄北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谁伤的秦落?不是山外山吗?除了他们还能有谁,她们两个这些年一直在找这个人!

    秦落垂眸,缓缓开口,“刚刚你见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没错,他们没看清楚的那个女人就是那黑色雷电之力的主人,也正是三十年前劈死她的那个人!

    模糊的身影在脑海中一闪而过,玄北傻眼了,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这,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不是说时间上的不可能,是根本不可能!

    秦落嘲讽笑了起来,她重新看向了司沉,眼中不只是有笑还有是冷漠和疏离。

    薄唇轻启,冷漠的话语传开,“冥王是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才转世的吗?”

    她想起女娲是和谁在说话,也记起了那个人的容貌,对那人一切,她是这世上最熟悉的人!

    玄北更震惊看向司沉,“你早就知道!”

    这跟冥界又有什么关系!

    冥王怎么会知道?他为什么要因此转世!?

    面对秦落的质问,冥王仍然温柔带笑,“我的转世只是想给我们一个选择,煞魂,不,不应该叫你煞魂,你还没想起来冥界的事吗?还没有想起来我?”

    冥王认真看着秦落,不断追问着。

    秦落皱眉,“给我们一个选择?”

    冥王点了点头,又道:“你该回来了,这样我才能把一切都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玄北眼神慌乱往秦落看去,激动站起,“不可以!”

    为什么要回去!?回去有什么好的!

    秦落把玄北按了回去,玄北又挣扎起来,“秦落,我们不要回去!”

    玄北的爪子紧紧抓在秦落手臂上,很是用力,生怕秦落下一秒就会再次消失在她面前!

    她等了数万年,这一次要再发生那样的事,她该等多久!她还能等到吗?

    越想,玄北越害怕,也越委屈,一委屈,晶莹液体从眼眶滚落。

    “傻黑宝。”秦落揉了揉她的头,自己又没答应要回去,她哭什么。

    玄北埋头进秦落怀里,用秦落的衣服擦着眼泪,委屈大喊,“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总而言之,我不管!我们不回去!”

    听到冥王那样说,她就害怕了,又突然觉得很委屈,眼泪就掉下来了,她不想这样的。

    她等了数万年,这数万年里她就只记得她有个主人,这数万年里,她要等主人回来,数万年来,她连主人的样子都想不起来了!

    她想到自己想不起来主人的样子,一直在怪自己,为什么才区区数万年过去,自己怎么就不记得主人的模样,也不记得跟主人的一切。

    主人对她那么好,把她从不周山带回去,一点一点教她修炼,一天天将她带大,她们在一起上千年,她怎么能把主人忘记!

    真正将一切重新想起来,她才知道自己不是忘记了主人,是主人抹去了她的记忆。

    她怎么能这么做,她怎么能让她忘记她!

    冥王看到玄北委屈的样子,想到她这些年在冥界每天都念着“主人”,也知道她在害怕什么。

    谁,又不害怕那时的事再发生一次呢?

    他一世为人还是遇到了她,世间因果还真是怎么躲都躲避不掉,连山外山难得出手一次,也没能躲过。

    秦落揉玄北头的动作顿住,她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她耳边说着冥界,说着关于冥界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冥界?”秦落轻喃,辽阔无边的世界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!

    那个世界在很久之前还没有现在的那片火红,只有无边的孤寂和那一人。

    那一人,就是那天水飞流直下前的女人,是玄北大叫的主人,也是不周山和女娲说话之人,更是三十年前那道黑色雷电的主人,更是——她自己!

    寻回千年来的恢复记忆之时,秦落就从雷电力量中知道并且确定了它的主人是谁!

    正是她自己!

    就因为这样,秦落才会反复确认!

    完全确定以后,秦落开始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一道黑色闪电,她不记得自己在什么时候留有一道具备强大神力的雷电!

    所以她才想知道自己记忆中缺失的片段,她才想……

    却不想,得到了个这种答案!

    远古的所有记忆归来,秦落脑海中身影瞬间清晰了起来,记忆也像是放电影一样清晰的在脑海中放映!

    “轰隆~”

    巨响声震破,只看到“哗啦”一下,眼前所有画面化作碎片,碎片如大雨一般在他们身旁落下。

    碎片不断飞落而下,他们置身其中,掠过碎片的地方全都是黑暗笼罩,此时此刻,他们就像置身在无敌黑洞中一般。

    轻笑声从前面响起,秦落抬眸往前看去。

    玄北一眼认出了前面的人,恶鬼。

    “浊。”冥王看到对面的身影,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恶鬼冷冷抬眸,看向他们,“说了,不要这么叫我!”

    人间乔芊芊的肉身在恶鬼进罗酆山的时候便已舍弃,现在她就是她的模样。

    眸光转动,恶鬼又露出了动人的笑容,“煞魂,你来的可真慢,我都等了你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恶鬼抱怨着,叹了口气,她又说道:“你怎么连阴兵令都准备好了,怎么,担心那些凡人死在罗酆山?”

    秦落勾了勾嘴角,冷淡回了一句,“你应该也不想凡人和冥界打扰。”

    便是到了此刻,她们还是像许多年未见的老朋友重新聚首,没有半点杀气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死了也不可惜。”恶鬼不在意他们的性命。

    秦落也不在意,“他们死了不可惜,打断了我想知道的事情,我会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恶鬼听到她说自己会不高兴,有些期待,“你说过,你不高兴,会打开杀戒是吧?”

    这些年来她在人间也没少动杀戮,没了山外山的框框束缚,煞魂还是那个煞魂。

    “也许我会让你先死。”杀戒?有可能吧。

    恶鬼俏皮眨了眨眼睛,“人间没有消失,我是不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她,和人间共存着,哪怕不是神,只是被人间抛弃的邪物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你不是都想起来了,恶根,冥界,你自己,我说的对吗?”恶鬼注视着秦落,笑容扩大。

    她知道,就在刚才煞魂想起了过往的所有事,什么故事的结局,故事到现在都还没有结局。

    秦落没回答恶鬼的问题,扭头后恶鬼后面看去,“暮天不是也来了,他没跟你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我只跟他合作,帮他找到要找之人。”别的,她可不管。

    秦落笑了笑,“你明知道他要找的人不在冥界。”

    暮天下冥界也找不到她,人根本就不在冥界。

    “冥界也的确有她的线索。”煞魂不也是从冥界才知道她的下落。

    恶鬼指着司沉打趣,“他身上的护身符,不还是她给你的么?”

    司沉眨了眨眼睛,眼睛的墨绿色被黑色取代,“护身符?”

    他的护身符是别人给秦落,秦落又给了他?

    玄北看他眼睛的颜色变黑,目瞪口呆,这角色转变的过快了点。

    戳了戳司沉,玄北问道:“刚刚的事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就他刚刚对秦落说的那些话,他都记得吧?

    司沉垂眸,“嗯。”

    都想起来了,他想起了自己的神位,知道自己的前世,并且拥有所有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们要说冥界的事,我可都能对上。”闻宇和秋明月还有这样的过去,之前他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司沉惊讶道:“原来我们认识几万年了。”

    玄北对此相当无语,“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真强啊,这时候了他还有心思聊那些。

    “你们确定要在这里继续聊天说笑?”恶鬼扫过他们,对他们恢复记忆这回事,一点都不惊讶。

    五方大帝神力的影响下,他们会想起过往多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再说,五方大帝神力之下最深处的那道神力,它的主人……

    恶鬼含笑注视着秦落,她应该也想起来了,她所感应到的那股神力是数万年前她自己留在冥界的!

    “不如聊聊你跟我回冥界。”司沉提议。

    看向司沉,恶鬼的眼神就冷了下来,“冥王这话说错了,我因人间而生,冥界镇压的我,我就算回也该是回人间,何来的‘回’冥界。”

    司沉认同点头,“是我说错了。”

    玄北满头黑线,“你能不能有点坚持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该跟我回去。”回到封印之下,她不适合留在人间。

    恶鬼无视掉了司沉,含笑看向了玄北,“小猫,我说的没错吧,你的主人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人间第一次见到她时,她说煞魂不是她的主人,那时候把她乐坏了。

    玄北轻哼一声,努力往秦落怀里蹭,“要你管。”

    早就知道,不告诉她,还一直看好戏!

    “这么无情,我可是有提醒过你的。”恶鬼轻笑摇头,没良心。

    玄北翻了个白眼,好吧,这点她承认,要不是她那句提醒,自己也不会有那个大胆猜测。

    真好。

    她又和主人相处了三十多年,哪怕她不记得,她还是很喜欢主人。

    昆仑那次秦落说如果她和主人是仇敌,自己该站哪边……现在好了,她不用选了!那种事就不会发生!

    “你呢?也想我把我送回封印?又镇压我一次!”恶鬼满脸嘲讽问着秦落。

    当初要不是她落下封印,自己也不会被困数万年,千年前竟没认出她来,只当她是被困在忘川已久的煞魂。

    那时候要知道这些事情,自己根本不会和她有什么合作!

    秦落摇头,“压制你的封印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猫鬼都惊了,封印不是她所设!

    “你来冥界时,冥界没有冥主亦无冥王。”秦落叹了口气,又道:“你想想看当时的冥界是否孤寂无声,因为那时冥主刚陨,冥界未定,冥王未醒。”

    喜欢女主她只想当反派请大家收藏:女主她只想当反派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quanmianxs.com)